体彩江苏7位数
網站主頁 史志動態 古今徐州 黨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漢文化 人物春秋 風物覽勝 史海沉鉤 政務公開

欄目導航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政務公開


機構設置 單位簡介
單位領導 政策法規
辦事指南 現行文件】

 

縣區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樓區 云龍區
九里區 賈汪區
泉山區 銅山縣
瞧寧縣 豐縣
沛縣  


中國地方志
江蘇黨史網
江蘇地方志
連云港史志
蘇州地方志
常州黨史辦
鎮江史志
無錫史志網
南京黨史辦
南京地方志
淮安黨史辦
淮安地方志
揚州地方志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明清時期徐州橋梁史話

編輯日期:2018-10-15 11:13:40 來源: 發布者: 閱讀次數: 次

    

 明清時期徐州橋梁史話

胡夢飛

(聊城大學  運河學研究院  山東聊城  252059)

作者簡介:

胡夢飛,(1985年—),男,山東臨沂人,歷史學博士,聊城大學運河學研究院講師,研究方向為明清史和運河文化史。

附:聯系方式

地址:山東省聊城市文化路34號聊城大學西校區運河學研究院 胡夢飛

郵編:252059

電話:15725584068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徐州地處皖四省交界,自古以來水系縱橫,河流眾多,古人為方便出行,多在河流之上架設橋梁。明清時期橋梁建造技術已經相當成熟,黃河、運河的流經以及商賈、民眾出行的現實需要,使得當時的徐州及其所屬州縣境內橋梁頗多。眾多橋梁修建,方便了商賈、行人的往來,促進徐州社會經濟發展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徐州荊山橋的歷史變遷

徐州著名的荊山橋坐落在徐州城東北10公里處的荊山口(在今徐州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大黃山街道荊山村境內),它橫跨于荊山河上,故名“荊山橋”。荊山橋建于清康熙年間,距今已有300余年的歷史。全橋長達l599米,比福建晉江的洛陽橋還長380米。徐州“荊山”的最早記載見于宋代蘇軾《河復》詩。蘇軾為減輕春旱而“祈雨”,初次造訪“徐門石潭”,“有言郡東北荊山下”。乘船由泗水訪荊山口“不果”,轉而“還,游圣女山”。證明在宋代荊山口就是泗水河道的支流之一。 荊河發源于微山湖,流至荊山,其以下河段叫做“不牢河”,至邳州入運河。建荊山橋之前,荊河上曾經有一座橋,因年久而倒塌。康熙年間,大學士張玉書所撰《荊山橋記》記載:“徐固水國也,為南北孔道,東渡河二十余里有荊山口,地卑下,匯蓄東北諸山水,通微山、昭陽等湖,巨浸彌漫。向有石橋,橫亙水面,輪蹄絡繹,賴以獲濟,行者稱便。自濁流漲溢,霪潦驚濤日爭為患,橋遂傾蕩無跡。凡郵傳往來,率望洋以嘆。篙師操一葉舟,踞為利藪,雞鳴問津,日晡不得畢渡,中流橫索錢,衣袽不戒,覆溺時告。”

今天看到的荊山橋遺存系康熙年間徐州人張膽父子捐資修建。工程始于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至康熙三十年(1691年)竣工,歷時十年,共費銀26800兩。橋身長362.5丈,頂寬1.9丈,可并行兩輛馬車。完工后的荊山橋造型美觀,是一座有159孔的石拱石板橋,其中橋南頭95孔,橋北頭45孔,中間19個大孔。橋身有石欄桿,中孔雕有12條龍子拱頂,龍頭翹向上游。橋中間刻有一對石獅子,形象逼真栩栩如生。該橋結構堅固,全部用長條花崗石砌成,接縫處除用糯米汁澆灌外,另用元寶形鑄鐵扣相聯。橋面鋪有青磚,橋頭建有茶房一所,閣一座,供過往行人遮風擋雨,停駐休息。乾隆十一年(1716年),時任江南河道總督白鐘山重修,加長橋身l20丈,使得全橋長482丈有奇。同治年間,江蘇巡撫李鴻章;光緒十七年(1891年),徐州知府佳中行先后重修過此橋。

據史料記載,乾隆南巡四過徐州,為此橋作過《荊山橋記》、《荊山橋歌》等四篇詩文。其《荊山橋歌》云:“石橋三里許以長,如虹蜿蜒飲兩塘,南北咽喉形勝控,春秋節宣計畫良。東接睢邳耕桑野,西連豐沛王霸鄉;我曾坐照資利涉,發帑修筑乃如常。”同治《徐州府志》、《南巡盛典》則將其所作《荊山橋記》全文收錄。現在荊山橋殘存的一段長有50余米,寬有4米,略可窺見當年石橋的舊貌。牌坊北面有“荊山橋”3個大字,其石柱上的對聯仍清晰可見:“湖光澄碧,九州行旅沐恩波;虹影飛空,百世津梁歌利涉。”牌坊南面有“利涉大川”4字,對聯是:“山近彭城,彩映云龍瞻瑞靄;人遵玉路,功成砥柱履周行。”

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此橋先后兩次被敵人毀壞,橋上只能勉強走行人。l948年徐州解放后,這座歷經淪桑,已是干瘡百孔的古橋,回到人民的懷抱。1953年,人民政府撥款修建此橋,將炸毀處整修為木梁橋面,臨時通車。因該橋地勢重要,除保持橋身原來長度外,每端又延建填土路基500米,寬5米,兩邊護坡用條石砌成,并規劃將來拆除后改建成永久性大橋。1958年,國家疏浚開拓京杭大運河,因此橋已不適用,最終被拆除,這座有著300年歷史的古橋從此不復存在。如今只有橋北頭殘存的260米的石駁岸和遺下三分之二的石碑坊,可供后人憑吊和追憶。

徐州城內及周邊各橋

據相關資料記載,徐州的“浮橋”最早可追溯至元代武安州之前。元人練魯在其《徐州故城》中記有城外“浮梁駕連舴”。成廷珪在《悲徐州》詩中說,脫脫元軍攻徐州城,“夜斫浮橋開”。明代王梃《汴水橋記》曰:“徐故天下舟車要會,舟行者,溯‘二洪’、凌汴泗,雖險有常道。若行陸者,至城東門外必渡河(過橋)”。明代嘉靖《徐州志·州治之圖》所示,北來的運河在“汴泗交流”的正西古汴水河道有“云集橋”;古泗水河道有萬會橋;徐州城東門外與東夾河洲相通之地有弘濟橋。徐州城“實南北津要,驛使行旅為渡尤急”。這三座橋都是把船連系起來,“浮舟為梁”上鋪木板的活動式“浮橋”。一般的浮橋除具備“橋”的功能外,還可作“關閘”使用。定時開啟,收取通關稅后,放行通航。夾河洲東有“新河”可直行南北“走船”,三座浮橋只作“驛使行旅”之用。

萬會橋在城東北,跨古泗水,俗稱“大浮橋”。在萬會橋的位置元代曾建有石拱橋,年久“圮于水”。洪武十八年(1385),“比舟為橋”,始建為浮橋。正統年間(1436-1449),改作“架木為梁”的木橋。木橋稱作“萬會橋”。木橋損毀更易,“未幾又壞”,才改作浮橋。弘治元年(1488)三月初四,朝鮮人崔溥在其《漂海錄》中記載,徐州城東運河上“以舟為橋,截河流,號為‘大浮橋’。橋之上下,檣竿如束。撥橋中二舟,以通往來船只,船過還以所撥之舟,復為橋”。

云集橋在城北門外,跨古汴水(明代稱黃河或小黃河)南北而建。元代時河道尚窄,“壘石為橋”。明初“比舟為之”建作浮橋,俗稱“小浮橋。”正統二年(1437)“堅筑兩岸,修舟梁”。成化二年(1466)又“相繼重修”。嘉靖十六年(1537)“聯舟而加板于上,貫以鐵索,施以欄楯(欄桿),名曰‘云集’”。小浮橋比大浮橋的名氣大,史書記載也多。西安碑林的《黃河圖說》碑中就繪有徐州“小浮橋”。武宗正德三年(1508年),河徙徐州小浮橋入漕(河),全(黃)河大勢……盡趨徐邳,出二洪(徐州洪、呂梁洪)。”正德九年(1514年),又記“至小浮橋入運河”。到嘉靖年間,黃河仍“下徐州小浮橋”。嘉靖末,“小浮橋漸淤”。萬歷二十四年(1596),有“請浚小浮橋,……以濟徐邳運道”的記載。

弘濟橋在東門外,建于明嘉靖年間。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鑒于“州城北有浮橋二(萬會橋、云集橋)”;驛站、漕運府署都設在城東門外夾河洲,進城辦事往來不便等原因,徙萬會橋舟于東門外,因“其功甚弘,其利甚濟”,改名為“弘濟橋”。這也為日本使者策周彥良《入明記》所印證,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二月十七日,“著(駐)彭城驛,即刻……上岸。經浮橋入城里”。策周彥良入城所經過的浮橋,即弘濟橋。此后不久,由于“行者弗便”,又重建萬會橋,“萬會舟還舊所,益東門舟”,故明嘉靖《徐州志·州治之圖》上注有萬會、弘濟和云集三座浮橋。

燕橋距徐州市區南約30里,銅山縣四堡村西南3里,橫跨灌溝河有座三孔洞的石拱橋,名叫燕橋。燕橋,東西走向,是當年南、北驛道的必經之地,附近建有驛站、設有急遞鋪。現在的燕橋,橋形整體基本完好。橋上仍可通行,橋下灌溝河通暢,潺潺流水依然穿橋而過。灌溝河北接京杭大運河,南流濉河。燕橋青石砌筑,用料粗壯,具有“北方石橋建筑風格,其造型別致,在江蘇石拱橋中極為少見(蔡述傳:江蘇古橋概述)”。燕橋得名以“燕”的歷史可追溯到金元之交時期。金天興二年、蒙古太宗五年(1233),蒙古軍占領徐邳一帶。次年二月“蒙古軍攻破徐州”,在徐邳交界的古驛道左近駐扎蒙古軍隊,建有專用的蒙古軍“營”地。當年營地的最高軍事長官是安家于徐州的蒙古燕只吉臺氏“宗派”,故此“營”稱為“燕營”,至今銅山縣三堡鎮東南仍保留著“燕營”的地名。

元至元二年十二月,元兵“執文天祥于廣東海豐五坡嶺”。次年九月途經徐邳被押送大都(北京),即經此處“往來徐邳間”的燕橋驛路北上。燕氏徹里有“徐國公”之稱,又授“武寧王”,以姓氏稱其曰“燕王”。大約那時就有了“燕王橋”。明嘉靖十四年(1535)吏部尚書張某“欽命又(重)建燕王橋”。又據原橋頭上佚失的碑刻記載,橋重建于明代萬歷十八年(1590)。燕橋為三孔洞石拱橋,橋全長30米,寬7.6米,現高約3.3米。橋為青石建造,橋面上滿鋪大青石板。橋身中部略作拱起,形成的坡度平緩,車馬行人通過時省力便利。橋兩側各刻筑四條龍頭(或稱影嵋頭).橋墩上游處刻有兩只大龜,古人將石橋立在龜的背上,象征著靠它力大負重,經久不頹,永存千古.取個吉祥之兆。現在這座橋仍保存著,橋下流水潺潺,橋上還可過行人和非機動車。

除以上各橋外,同治《徐州府志·建置考》記載徐州城及周邊地區還有柳泉橋、汴塘橋、利國監橋、馬家橋、張莊橋、普濟橋、廟相橋、馬頭橋、柳溝橋、黃家橋、李家橋、袁家橋、八里橋、鳳凰橋、楚溝橋、麻溝橋、通惠橋、金家橋、太平橋、大安橋、八仙橋、大通橋、七星橋、演武橋、清源橋、蕭家橋、夾溝橋、境山橋、濁河橋、烏嘴溝橋、二里溝橋、新洪淺橋、狼豕溝橋、九里溝橋、李家溝橋、響水溝橋、義虎橋、白捉橋、來龍橋、大溝橋、茅村橋、九孔橋、廣濟橋等。

徐州所屬州縣橋梁

徐州境內水道縱橫,河流眾多,故修建橋梁頻多。今將明清時期徐州所轄州縣橋梁較大者略述如下:

   邳州官湖橋在邳城東南八里,舊木橋,乾隆九年(1744年)筑以石。該橋于1962年因修路被毀。此橋原為ll孔,等跨磚拱墩距5米,橋面長近60米。橋的基礎為楠木樁圍碌碡,上砌青石條l橋的墩、臺、拱圈、欄桿和側墻均用石灰攔豆漿汁灌砌,拱圈上復有三合土。橋面為青簿板石鋪砌,因橋上立有碑文三塊,當地又稱此橋為三百(碑)11孔橋。此橋結構嚴謹,造型美觀,用料講究,堪稱邳州古橋之最。除官湖橋外,咸豐《邳州志》記載當時邳州境內還有步云橋(又稱五丈橋)、姜石橋、登龍橋、引河橋、高橋、橫溝橋、黃家橋、玉虹橋、溜溝橋、洪河橋、周家橋、沂陽橋、博望橋、孟家橋、薛家橋、樂善橋、繼善橋、衡良橋、陶溝橋、利陟橋等。

明清時期豐縣境內修建的橋梁頗多,有的已毀壞有的尚保存。根據明隆慶《豐縣志》記載明隆慶(1567年)前的橋梁其狀況:泡橋在縣城北門外泡河上,萬歷年間,鄉民劉思敬重建;清同治八年,武生劉樹德重修。天津橋在縣城中陽坊前,舊有古碑,清順治時重建。地津橋在縣城內嘉靖坊前;水津橋.在縣城內游藝坊前;趙莊橋在縣城西二十余里處,清順治時重建。土橋在縣城南三里多遠處;嘉慶橋,在縣城東門外蓮花池畔。嵐橋在縣城東南三十里嵐山之前;白洋橋在縣城南門外一里多處。清代,豐縣境內有常家店橋在常店堤南,順治時新建。朱麻橋在縣城西二十里處清順治時期建。大鞏橋在縣城北二十里處,清順治時期建。大圣橋在縣城東北四十里,清順治時期建。華山橋在縣城東南三十里華山西大沙河上,光緒十九年(1893年),張大烈倡修。吳橋在縣城東南城廓之外,光緒十四年(1888年)豐縣城守千總吳定國倡修。普濟橋在縣城北九里處,光緒十九年(1893年)武生劉象誥倡修。順堤河橋在縣城北十二里史家集北頭,貢生史硯田倡修。隋家橋在縣城南十五里玉帶河上,同治二年(1864年),隋凌云倡修。

豐縣龍霧橋在縣城東北五里處,即漢高祖劉邦的母親遇龍懷孕處;公元前256年以前是一座比較大的石橋。橋似龍環,橋的北面是大澤,水天一色,茫茫蒼蒼,霧氣騰騰,索繞橋面,因此向有“龍環霧繞”之稱。《史記》、《漢書》及歷編《豐縣志》、《徐州府志》載:一日,劉邦的母親遇大雨,到此橋下避雨,這時劉邦的父親去接她,見橋上霧氣騰騰、電閃雷鳴,一眨眼,見兩條龍在橋上空交配。此時,在橋下的劉邦之母有受孕的感覺,此后十個月生一男孩,曰季,就是劉邦,后人稱此橋為龍霧橋,并在橋附近建廟立碑。1981年在張五樓鄉梁樓村東南挖出龍霧橋石碑兩塊,一塊為明景泰元年(1450年)《重修豐縣龍霧橋廟記》,一塊為清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重修豐縣龍霧橋碑記》。從碑文上看,早在宋紹圣三年(1096年),豐縣杜縣令因大旱祈禱龍霧橋,蛟龍顯靈,大雨滂沱,因而重修龍霧橋和橋北龍霧廟。此處現有龍霧橋碑亭兩座,亭內立有前述兩塊石碑,載劉邦母遇龍受孕故事以及旱年求雨輒靈事跡,至今碑、亭橋址仍存。

    沛縣飛云橋在舊治門外,跨泡河之上。橋近歌風臺,摘歌詞中風起云飛之句為橋名,永樂中,縣丞夏天祥;景秦中,知縣古信;嘉靖年間,知縣孫燦都曾重修此橋。萬歷中,李時改城南門于東南隅,橋亦遷建。后知縣周治升、符璽、羅士學、李汝讓先后重修。天啟二年(1622年),邑人朱之解重修。崇禎十五年(1642年)橋毀,朱之解之子朱耀武再建。清知縣趙世禎、郭維新、李之鳳皆有修橋之役。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貢生王檣重修;康熙三十年(1691年),知縣方日禎置左右欄豎石為表。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知縣佟錕重修,監生郭禎倡捐資金。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知縣楊宏績重修。濟民橋在沛縣東門外跨運河,隆慶中建,名清河橋,久而塌毀,萬歷二十一年(1593年),知縣蘇萬民重建,改為今名,不久又毀。萬歷二十五年(1597年),知縣羅士學改為浮橋。萬歷四十六年(1619年),知縣練國事復建板橋。北門橋,萬歷十六年(1588年)知縣符璽建。通濟橋,原名東堤橋,萬歷七年 (1579年),鄉民李東陽建;順治末年,知縣郭維新重建,改為今名。康熙十三年(1674年),貢生封璀等又募建新石橋。利濟橋在南郭外,舊名便民橋,萬歷十五年(1587年),鄉民李東陽建,康熙元年(1662年)圮于水,三年(1664年),知縣郭維新重修,改今名。康熙五年(1666年),僧人釋行深募建石橋。此外,當時沛縣境內還有小北門橋、豐城橋、東岳廟前橋、三元橋、南郭三官廟前橋、窯子頭橋、萬善橋、梁山橋、張潘集橋、宣邱橋、鴻溝橋、譚家橋、管子橋、夏鎮城月河橋、灰溝橋、利涉橋、震遠橋、雙龍橋、三孔橋、兩孔橋、城濠橋、絡房橋、小石橋等。

睢寧縣有城濠五橋,四門各有橋一座,另一座在地藏庵前。每門原是吊橋,后來東、南、西三門改為石橋。康熙五十五年(17l6年)劉如晏重新修東、西二門石橋,并新建北門石橋。同治九年(1870年)知縣朱廷球、千總馬連鑣重建西門石橋。同治十年(1871年),馬連鑣又重建北門石橋。光緒三年(1877年),又修東門石橋。圩濠四橋小西門、南門、大東門、小東門各一座。同治中千總戴學秀,睢寧縣人士王嘉謨倡建小西門石橋。光緒十一年(1 885年),本縣人士余慶云倡建南門石橋,余皆板橋。八里橋在睢寧城東8里,道光九年(1829年)余城德獨立修建。毛家洼石橋在睢寧縣城東南28里。道光末年,劉懷仁建 四橋在桃元東王家糖坊處,光緒四年(1878年),千總馬連鑣倡建。李集東橋在李集東四里,光緒八年(1882年),千總馬連鐮倡建.并立碑記。此外,光緒《睢寧縣志稿》記載當時睢寧縣境內還有土山橋、趙橋、朱橋、高興橋、高家堂橋、新橋、永寧橋、龍河橋、來龍橋、吳家橋、湯家集橋、朱莊橋、駱家湖北橋、大李集三橋、龍溝橋、田家河橋、張家橋、子仙橋、姜家橋、彭家莊橋、白山河九橋、白龍橋、余家橋、戚家橋、通家橋、永惠橋、邵公橋、通水橋、便農橋、遇仙橋等。

四、結語

據筆者依據地方志資料統計,明清時期徐州境內共建有橋梁150余座。眾多橋梁的修建在從側面反映出徐州河流眾多、出行艱難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載了當地的歷史文化和鄉土情誼。地方官員通過修建橋梁,宣揚愛護民眾、體恤民生之意;地方士紳通過捐資修橋,彰顯和睦鄉里、積德行善之心;許多地方現在仍流傳著有關橋梁的故事和傳說。橋梁的修建在方便出行的同時,也成為溝通人與人之間情感的橋梁。

 


歡迎您的光臨,您是第     位訪問本站的朋友!
版權所有:徐州史志辦公室 制作維護 徐州億網 蘇ICP備07508860號
友情鏈接:徐州史志辦公室
体彩江苏7位数 山西福彩快乐十分咋玩 全国开奖开奖公告开奖结果 网址足球网址 广东快乐十分骗局案例 欧赔看哪家博彩公司 中国福利快乐12开奖 ag让我赢了一个月一天输光 香港蓝姐三中三高手论坛 江苏新动能计划 牛牛棋牌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