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江苏7位数
網站主頁 史志動態 古今徐州 黨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漢文化 人物春秋 風物覽勝 史海沉鉤 政務公開

欄目導航


人物春秋

政務公開


機構設置 單位簡介
單位領導 政策法規
辦事指南 現行文件】

 

縣區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樓區 云龍區
九里區 賈汪區
泉山區 銅山縣
瞧寧縣 豐縣
沛縣  


中國地方志
江蘇黨史網
江蘇地方志
連云港史志
蘇州地方志
常州黨史辦
鎮江史志
無錫史志網
南京黨史辦
南京地方志
淮安黨史辦
淮安地方志
揚州地方志
 
 人物春秋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人物春秋

解放戰爭中交通員周斌兩度遇險的經歷

編輯日期:2018-10-15 11:04:31 來源: 發布者: 閱讀次數: 次

    

 解放戰爭中交通員周斌兩度遇險的經歷                         周斌/回憶   李繼德/整理

 

提示周斌老人系原銅山北部三區毛寨鄉(現屬沛縣魏廟鎮)范王莊村人,其祖父劉光清系湖西地下情報站毛寨站站長、1944年6月與沽頭情報站站長黃正炎同時被銅北國民黨地方武裝耿繼勛部逮捕,黃正炎被耿部劉愛勛及其部下刺十數刀犧牲,劉光清則被劉愛勛令部下活埋。周斌自1938年十多歲時即接受祖父和組織的安排做地下交通員,多次出色完成情報傳遞任務。1946年國共內戰爆發后,隨軍北撤至山東,在金(鄉)、嘉(祥)、鉅(野)一帶工作;徐州解放后,回到家鄉,在華山縣、銅北縣黨委政府工作,以下二則回憶即是其向筆者所述之解放戰爭期間兩度遇險的親身經歷。

 

(一)白手奪槍成戰友

1947630日,劉鄧大軍強渡黃河,發起魯西南戰役,一個月的作戰中殲敵四個整編師、九個半旅,約六萬人,于羊山集戰斗后千里躍進大別山,這時,時近七月(農歷),高粱起來了,周斌所帶的交通班,住在紅沙窩村(經查應為“馮沙窩村”,因諧音有誤)中間后行(音hàng)。這天,周斌他們正在這里殺小雞燒粉絲、貼小米面鍋餅,還沒有燒好,交通員拉著周斌的胳臂說:“周斌同志快走,敵人已從東頭進了村。”(事前他們已了解到國民黨四十五師,要從嘉祥追擊從山東到開封去的解放軍野戰部隊。)周斌說:“鍋門口柴火里還有一筐手榴彈。”就喊著“時振東!你和小陳把手榴彈抬著快向寨墻北跑。”他們四人向東一看大批的國民黨軍已進村了,就過了圍墻、爬過寨外溝進入高粱棵,把一抬筐手榴彈抬到谷子地里,過了谷子地就是地瓜地,瓜地東頭南北路就有大批敵軍向莊里進,種瓜的馮老頭說:“我這里有小孩早上送的飯你吃吧。”大家都說:“大爺俺不吃,一會敵人過去后俺有做好的的飯。”這時,高粱剛出穗,收的麥子剛窖好,多數群眾都無糧,公家的糧窖都在地下,干群都不愿扒窖子,怕解放軍來無糧吃。看瓜的馮老頭摘了幾個面瓜給他們吃了。

聽見莊里的人被敵人打得亂叫喚。后來知道有一個敵軍在井里打水,桶掉下去他找抓鉤拴繩撈時,把民兵跑時丟在井里的漢陽造步槍撈上來了,他問老百姓,老百姓都說沒見有解放軍,就這樣打了好幾個人都說“沒看見、不知道”。因為有大批部隊過去,這幾個騎兵很快走開了。

過了一會,周斌他們聽聽莊里無動靜,就回到了做飯的地地方,房東說你們走后,可能剛過寨壕子,這些孬種來向他們要吃的,他們說哪有什么吃的,這些狗日的就亂翻,拿走了孩子的新鞋和小褂,有一個兵到廚房掀開鍋一看有飯菜就搶著吃了,剛才問吃的的那個兵拿出槍上的一根鐵條就要打人,外邊門口的兵喊“快走!隊伍都走遠了。”這個兵才趕緊走了。

時振東、小陳、小王三人做飯吃,周斌向莊里走去,碰見一些人說“老周:這些孬種都走了。”但有個人說:有兩個孬種在后邊,看樣子想搶東兩,剛過去,你能捉住他嗎?

正好從西邊來了兩個民兵,一個說:我的槍沒有了——放在井里被孬種撈走了。另一個說:我的槍藏在墻里了,還有別人的一的一枝,俺兩個都有槍了。周斌說:快去拿!咱們三人能捉住他倆。

往西到十字道,碰見王東海付區長帶兩個民兵,合成六個人,就順路向西南陳集追去,到王莊西頭,碰到龍山集挎大籃子賣花生糖果的姓陸的,他說:兩個壞種剛過去,把我的花生糖搶走了,還把我的抗鈔票給撕了,你們能捉住他嗎?周斌和王區長他們六人跑步到陳集,老百姓說:兩個壞蛋剛過去、能追上。

走到陳集南有兩股道,一股向南去闞店東頭,一股向西南,王東海區長和兩個民兵向正南,周斌他們三人向西南。追了不過三里地,周斌走的快在前邊,兩個民兵在后邊距離有二十米遠。周斌他們前邊的敵人也一前一后距離二十多米,周斌趕緊走,超過后邊的敵人(后來得知是個“政治兵”)三米遠了,他忙看周斌,周斌來不及向民兵打招呼,轉頭抓住敵兵的槍,敵兵背的槍是大挎橫著的、就叫喚,周斌命令他讓前面的放下槍,前邊的敵兵付班長(“政治兵”交待的)向周斌他們開了四槍,兩個民兵各還了兩槍,都未打著人。周斌把這個敵兵拉到高粱棵里,把他身上的槍、手榴彈摘下,押著往回走。

王東海付區長聽到槍聲說他們抓住了敵人,咱們回去吧。到陳集,王區長和周斌他們碰到一塊就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周斌、王區長他們正好又抓到兩個掉隊的敵兵,他們還帶著子彈和兩個鴨嘴手榴彈。

這次周斌他們六個人共抓到三個敵兵,繳獲日本大蓋槍一枝、六五子彈297發、鴨嘴手榴彈六個(“政治兵”帶四個)。因怕碰見敵人的大部隊,周斌他們沒敢從原路回去,就走向西北紅沙窩村西龍山集村。剛進村,就碰見賣糖果、花生的老陸,看到被抓住的國軍三個人,上去就打,罵道:“你這個孬種拿我的東西吃,還把我的抗鈔票撕了,你說你壞不壞!” 當時就被周斌他們擋住,解釋說:我們優待俘虜,不能打。老陸就說:要不是咱們優待俘虜的政策,我能剝了他。說著,大家都笑起來。

審完三個國民黨兵,周斌問他們三個說“你們想回家嗎?”他們三人都說不走了。

村民說:沒有解放軍的釋放路條,你們是想走也走不出去的!

周斌說:那就把你們送到解放軍那里,好嗎?三個國民黨兵答應了,于是就把他們送到了劉郎寺村解放軍三縱的偵察營。

    二十天后在章縫集街上,周斌正走著,有一個解放軍戰士給他敬禮。周斌問他你是哪里的?戰士說:“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你抓的國軍呀。”周斌說你沒走啊,他說:“還是在這當兵好,不受氣,平等待人。他兩個人編到二連三班去了,我在一連三班。”就這樣,俘虜和周斌成了同一戰壕的戰友了。

縣里得知周斌他們活捉三個蔣兵的情況,通令全縣掀起了抓蔣兵的熱潮,冀魯豫軍區也給以通令表揚。八月份(農歷)的晉冀魯豫《人民日報》頭條和平原文藝第六期的文摘,都刊登了周彬白手奪槍的文章。(附事發地現在的地理圖)

  

    

(二)遭匪襲擊死復生

淮海戰役結束以后,解放大軍,一路向南進軍,大部隊已經開始準備過江,徐州北柳新一帶還住著解放軍后方部隊、醫院等,社會秩序也比淮海戰役剛結束時安定些了。

一九四九年二月初,周斌調到銅北縣委任辦公室主任,負責縣委的后勤工作。因為辦公室缺少紙張及辦公用品,就計劃到徐州去買,頭天準備去,帶了抗鈔150元,還有縣委書記朱本正和別人的兩塊手表、宣傳部長陳廣慧的一塊懷表。四月二十三日早吃飯后,周斌和事務長張紹蘊二人騎腳踏車,到徐州去買辦公用品;上午買了五刀光連紙和筆墨等。午后到統一街北頭鼓樓西南街(今徐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東,向北)的鐘表鋪,修好了手表,兩點鐘周斌他們倆把紙筆帶在車后就順銅沛公路往北行走,大約在三點鐘,到了桃園橋南一里許,就有從北向南的牛車(牛拉的大車,也叫太平車)拉著木柴,象是去徐州出賣。

周斌他們倆剛到拉牛車西邊,突然從車北沖出四人,有個人伸手把小張的車把抓住,周斌見狀趕緊翻身下車,但還未站穩,就有一個匪徒手提匣子槍,從牛車前沖到周斌跟前喊叫著讓別動,周斌的花口手槍在腰里想掏出來,這名匪徒就擰著周斌的右胳臂。后邊的一個匪徒叫趕車的人快走,周斌喊“這是土匪”,想叫趕車的幫忙動手制住匪徒。趕車的人不敢答理,就趕車往南跑了。這四個匪徒中有兩個把小張捆起來,另外兩個用槍頂住周斌的左背,把周斌擁到路西公路溝里,周斌一用勁把后邊的土匪摔掉,這個匪徒爬起來就抓住周斌的左腳往后拉,綁小張的土匪過來抓住周斌的右腳,三個土匪往三處拉。

周斌一口吐沫吐到右邊土匪的臉上,那個土匪右手拿著的土造匣子槍是個鐵疙瘩,猛地狠向周斌頭頂砸來,周斌眼一黑就昏過去、啥事不知了。

過了快兩個鐘頭,周斌迷迷糊糊聽見小張喊“周主任、周主任!”,周斌說你喊什么,小張說土匪跑了。

周斌問:你怎么了。小張說手被倒背手綁著了。

周斌說“你過來,咱解開。”小張過來后想倒背著手先給周斌解綁,周斌說:我的兩只手是在前面綁著的,還是先給你解開吧。

小張湊到周斌跟前,周斌給他解開了,他轉身又給周斌解開繩子。聽小張說在他喊醒周斌前,有一個土匪喊著“南邊有隊伍過來了,快跑!”于是四個土匪都往西南跑了。

     這伙土匪搶走了周斌他們兩塊手表、一塊懷表及小花口手槍和120元抗鈔。天快黑了,小張問:周主任咱向哪走啊?周斌說咱倆向東南走,去柳新莊區公所,那兒近。兩人推著車子到柳新莊西頭,解放軍崗哨老遠就喊“站住!”,周斌兩個告訴站崗的戰士,他們被土匪打劫受傷了。

一個解放軍戰士到周斌跟前看著問“你臉上的血是打的嗎?”周斌說:“是!”于是哨兵放過了他們。

到柳新區公所,張正德區長讓坐下,又叫人去私人診所請來醫生包扎,醫生說前面頭被打太深了,血流不止。包扎好就休息了。

當天夜里,張正德區長就打電話報告了縣委書記朱本正同志。

    第二天上午,情報站的站長趙衍榮(周斌的表叔)買的魚燒好了,朱本正同志正好趕上吃午飯。他看周斌傷得很重,就把周斌送到柳新莊東北三里陳塘村特縱醫院治療。一個多月后出院了,醫保科鑒定為“三等甲級殘疾”,又發“三等甲級殘疾”證件。所以,后來周斌經常頭痛發昏,好多年了才好。

    在醫院里,周斌聽到了四月二十三日上午解放軍打進南京城、占領了總統府,國民黨逃跑了的勝利消息。

后來,特別是高梁棵起來后,特務、土匪的活動越來越猖獗,在六、七月間,徐州以北唐溝、黃集、敬安公路一帶經常發生短路、攔截過往商人的惡性案件。縣公安局派偵查股于股長和偵查員打扮成商人,騎著腳踏車,一前一后相距五、六十米遠,前邊的車子帶的商品布料等多些,后邊的車子帶的少些,在黃集西北去敬安的公路上,土匪截住前面偵查員的車子就翻(搜)他身子,后邊的車子接著也到跟前了。土匪一看到于股長拿著槍,就想跑; 偵查員伸把把土匪抱住,同時把他的土造槍拿下了。

經審訊土匪是桃園橋西邊村的人。公安人員曾請周斌老人去辨認,但因當時事發突然,周斌也不能辨認清楚作案者是不是他啦。(附:周斌1949年在敬安、鄭集工作時照片)


歡迎您的光臨,您是第     位訪問本站的朋友!
版權所有:徐州史志辦公室 制作維護 徐州億網 蘇ICP備07508860號
友情鏈接:徐州史志辦公室
体彩江苏7位数 重庆时时五星走势图乐彩 银行渠道转型新动能 二十一点玩法 腾讯分分彩结果由来 体彩大乐透下期预测 三肖中特历史推荐 腾讯分分高手经验总结 pc蛋蛋走势图研究 可以玩牛牛app下载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