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江苏7位数
網站主頁 史志動態 古今徐州 黨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漢文化 人物春秋 風物覽勝 史海沉鉤 政務公開

欄目導航


風物覽勝

政務公開


機構設置 單位簡介
單位領導 政策法規
辦事指南 現行文件】

 

縣區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樓區 云龍區
九里區 賈汪區
泉山區 銅山縣
瞧寧縣 豐縣
沛縣  


中國地方志
江蘇黨史網
江蘇地方志
連云港史志
蘇州地方志
常州黨史辦
鎮江史志
無錫史志網
南京黨史辦
南京地方志
淮安黨史辦
淮安地方志
揚州地方志
 
 風物覽勝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風物覽勝

豐縣“東程” ·程子院·大程莊

編輯日期:2017-12-12 9:56:16 來源: 發布者: 閱讀次數: 次

    

 豐縣“東程” ·程子院·大程莊

程連箴

引言:近代豐縣流傳著一句“經典”名言:“東程西蔣、南李北孫。”可謂是家喻戶曉,婦孺皆知,對其真正意蘊,筆者請教過縣內名流碩儒,文史專家,皆見仁見智。黨和政府關心地方文化的發展,最近省市縣相繼成立了“譜牒文化研究會”,在此大背景下,拙文試予其中“東程”的源流發展,趣事軼聞進行整理探討,祈冀成為引玉之磚。

一、“東程”源流

按《四箴堂·豐沛碭程氏族譜》(以下簡稱族譜)記載:豐縣程氏源遠流長,從世系演變上可分為上、下兩個世系。得姓始祖為周代程伯符,世居廣平(今屬河北省)仕周成王,獻三瑞“井中之玉、泰山之車、雙穗之禾”有功,封伯爵,國號“程”國,遂以國為姓。程伯符是程氏的上世系一世祖。下傳78世至北宋教育家、哲學家程頤,上世系結束。因此程頤是豐縣程氏源流發展中最重要的人物,他既是上世系最后一位先祖,又是下世系的豐縣程氏一世祖,豐縣程氏是程頤的嫡傳子孫。

對于“上世系”,族譜引用了《程氏家族變遷概述》。筆者認為:由于歲月悠遠、年代遙迢、戰亂頻仍、朝代更替,缺乏史料記載,難免有以訛傳訛之處,有點“為正新流強說源”的意思,這也是大多數姓氏族譜的通病。既然一些歷史典籍也能出現錯誤,也就不能過分苛求于一姓“族譜”,有源總比沒源好,一家之言總比不言要好。可以在將來有條件時繼續研究探討,以求正本清源。真理總是在不斷實踐的過程中得到發展的。

對于“下世系”,族譜中寫道:“程頤的時代(宋代)科技已發達,印刷術、造紙術已臻于成熟,文化傳播超前普及,民間修譜撰牒,蔚成風氣。吾族下世系傳承世跡,文獻有載,物以佐證,世系分明,脈絡清晰,堪為信史”。豐縣程氏認為下世系的源流發展,是清晰有據,是真實可靠的。

程頤為河南嵩縣人,嵩縣處洛河之陽,伊水之陰,為伏牛山區一小縣。自從出了程顥、程頤兄弟而名聲大噪。原建有“二程祠”,“二程故里”也成了旅游景點。程頤次子程端甫隨宋高宗南渡(時金兵滅了北宋,宋高宗趙構率百官軍民人等南逃)居池州(今安徽省貴池縣),在兵荒馬亂的年代,傳三世(姓名族譜上記載甚詳,本文從略,以下同)至程沛。宋孝宗26年,金國已失勢,宋軍收復黃河流域大片土地,程沛遂回河南懷州(今河南省博愛縣一帶)講學。并定居博愛縣西金城村。可見程頤的后代仍是“書香門弟”,文化教育的傳承沒有中斷。程沛在西金城傳五世至程耀,程耀生了五個兒子:長子慶先留守西金城,次子慶光因講學遷居彰德府(今河南安陽),三子慶魁遷居程卜昌(博愛縣屬),五子慶元遷居西陽邑村(博愛縣屬)。而四子程慶林,河南與豐縣的族譜均記載:“赴豐縣講學,阻于元未之亂,遂定居豐城東郊10里程老家村,是為遷豐始祖”。

豐縣程氏的“四箴”堂號,源于孔子的四句“箴言”:“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程頤后來在《視箴》、《聽箴》、《言箴》、《動箴》四篇著作中詳細闡述并發揮了孔子的四句話,說明了“四箴”的意義和要求。豐縣程氏以“四箴”為堂號,一是緬懷先祖,二是期望族人加強道德修養,以“禮”規范自己的思想行為,反躬自省、謹言慎行、禮行天下,修身養性。除此之外,全國各地程姓尚有“立雪堂”(取“程門立雪”之典故),“廣平堂”(得姓始祖程伯符世居之地),忠濟堂(上世系程嬰救孤封忠濟王),理學堂(程朱理學),二賢堂(顥、頤世稱二賢)等共計三十多個堂號。

豐縣程氏修撰族譜,總計已有五次。初修于清代道光十二年(1832年),于豐城東10里房莊,由秀才程步月牽頭。復修于清光緒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于豐城東8里渠橋村,由武進士程景唐、程元彬叔侄主修,豐縣早期同盟會員程覲光、秀才程雍化主稿。三修于民國十八年(公元1929年),于城東南20里大程莊,由鄉紳、秀才程憲臣與號稱豐縣“第一大老執”的程心一任主修,覲光、雍化仍任主稿。四修于1985年,在豐沛碭程氏的發軔之地程老家。四修距三修時間跨度56年,經歷新、舊兩個時代。五修則于2008年,在豐城。從初修到五修,歷經兩個多世紀,有一個逐漸完善的過程,其中大程莊修譜,具有重大意義。因為在這次之前,尚不知遷豐始祖為誰,“源”自何處。甚至以為也和全縣大多數姓氏家族一樣,或源于明初“洪洞移民”,或是明初的“軍屯”。程景唐在二修族譜序中說:“但我遷豐之族,未有族譜,問先祖之履歷,或曰講學,問先祖之年代,或曰元未,然名諱不知,世系莫詳,墳前之碑只曰始祖到豐之墓而已。”所以一修二修,只是按照現有資料、現實情況,記載下了當時的人口衍布狀況,未曾探得真源。直到一次偶然事件,才改變了這種狀況。覲光、雍化在三修族譜序中寫道:“適有河內縣(今博愛縣)西陽邑程法芝、程法軒在豐貿,秉良(清貢生,仗義疏財,排難解訟,尊師重教,有大過人者)公與之談及修譜一節,深以來祖失傳為憾。法芝、法軒曰,吾西陽邑之譜,載遷豐一支,正在元未。秉良公遂躍然起曰,若然,莫非先人在天之靈,使吾二三人相會于此耶!及赴西陽邑請譜一觀,昭然若揭,乃知來豐之始祖,諱慶林,伊川祖程頤十一世孫也。當欲召集族眾擬為改修……由此上推,至頤公十一世,世世無間。吾支譜修成,不惟可與(河南)五房支譜同共貫,即(博愛縣)西金城、程卜昌兩地亦可合修一譜,如百川匯海,上有所統,下有所承,可謂探源星宿矣……”

豐縣人與河南人的一次邂逅,解決了萬余豐縣程氏族人的來源問題,天意乎?緣份乎?

程慶林遷豐迄今,已六百余春秋,生生不息,瓜瓞連綿,蔓延至以程老家、張五樓為中心的十數個村莊,因地處豐城之東,所以世稱“東程”。幼時常趕張五樓集,家中長輩總是交代:到集上一定要講禮貌。因為集上無論買的賣的,十個里頭有九個是姓程的本家。以后隨著人口的進一步增長,逐步向四周輻射。按最后一次修譜(2008年五修族譜)統計,現已發展到豐、沛、碭三縣(單縣、濟寧、夏邑、曹縣也有一小部分)83個村莊,男女老幼人口總計兩萬左右。

二、程子院

豐城東南四十里,有一個大村莊叫程子院,相傳為北宋教育家、哲學家程顥、程頤辦學講學之處。

程顥(1032-1085年),世稱明道先生,嘉佑進士,宋神宗時為太子中允監察御史里行。在洛陽講學十余年,弟子有“如坐春風”之喻。著作有《定性書》、《識仁篇》等。其弟程頤(1033-1107年)世稱伊川先生,曾任國子監教授,官至崇政殿說書,是皇帝的老師。講學達三十余年。兄弟二人世稱“二程”或“二夫子”,其學說為大儒朱熹繼承和發展,世稱“程朱理學”。在中國儒家文化的發展史上,是可以比肩孟子、子思、董仲舒一類的人物。程頤又是豐縣程氏的一世祖先。其著作有《易傳》、《顏子所好何學論》等多種。其終生從事教育,所教對象從皇帝到平民,死后其學說又為弟子朱熹、張栻等人繼承和發展,其經歷與孔子相似。在士林中享有極高威望。當時有進士楊時、游酢初次登門欲拜程頤為師,正遇其坐著閉目養神,二人不敢驚動,肅立門外等候。時值隆冬,紛紛揚揚下起了大雪,一個時辰后積雪盈尺,二人肅立雪中,沒有一絲不耐煩的神情。“程門立雪”的典故即源于此。

據王緒東主編的《秦臺史話》記載:“程子院,現名李新集(屬豐縣梁寨鎮),北宋哲學家,教育家程顥,程頤曾在此創辦書院而得名。周圍村民為教育后代,紛紛前來求學,使該處得以較快發展,逐漸成為大村莊,以后村名幾經變更,但由于二程在此辦過書院,據說還來此講過學,程子院的盛名便久傳不衰。”然而,筆者查閱保存最早的明隆慶版《豐縣志》,上面并無有關程子院的記載,到李新集實地考察,亦未見有關書院的任何遺跡。后讀徐州文史學會會長李鴻民先生《李蟠與李衛家世探源》一文,始得釋然。文中寫道:“元大德5年(1301年),李蟠李衛先祖李正居從河北正定遷居程子院。程子院者,世傳宋理學家程顥、程頤講學之處,雍正年間因建廟成集,易名李新集。建國前隸屬銅山縣管轄,現為豐縣梁寨鎮所屬。來到程子院的時候,這里教風依然醇厚,但由于災荒戰亂,學院已經凋敝。李正居決定在這里恢復辦學,培育后代,并勉勵自己子孫不可輕去其鄉。”文中清楚地說明了:共和國成立之前的漫長歲月中,程子院一直屬外縣管轄,不在豐縣境內,所以豐縣的縣志無法記載。至于書院遺跡,由于該地近黃河故道,近代黃河屢決,乃至豐縣縣治為避水患而遷至華山之陽26年。豐縣珍貴的文物古跡(包括漢高祖,張天師的古跡)都深埋于漫漫黃沙之下。李蟠先祖李正居于元朝初年(大德年間)從河北遷來此地時,“學院已經凋蔽。”這就說明了在元朝初年時,仍有程子書院,只是由于水災兵亂,當年的著名學府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勉勵子孫不可輕去其鄉”,是認為此地學風深厚,是培養子孫的好地方。

綜上所述,豐縣父老鄉親世代相傳,言之鑿鑿的程子書院,絕非空穴來風,可能有以下幾種情況:一是“二程”在此辦學并親自講學,這對終身從教,積極辦學的教育世家來說,不是沒有可能;二是“二程”的門人弟子或后代曾在此辦學,為求興旺打出“二程”的旗號招牌,因當時“二程”已是名滿天下的“帝師”,全國士林的領袖;三是其后有志有力者(如李蟠、李衛的遷豐始祖李正居等)繼續傳承著程子書院的薪火,仍打著程子院的旗號,并和“二程”的子孫后代保持著密切的聯系。河南博愛縣西陽邑的程氏族譜上就記載著:“程耀之四子程慶林,赴豐縣講學,阻于元未之亂,未歸。”如無書院的邀請,慶林公不會長途跋涉來豐,并在豐縣程老家定居,成為遷豐程氏始祖。豐縣程氏族譜也記載著:“慶林公乃于豐邑東南程子書院,聚英才而教之,傳道授業解惑。時人稱許,聲譽鵲起,青年子弟,從之如云,堪稱良師。”

如果書院是“二程”創辦,至今已有千年歷史了。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她應該是徐州地區歷史最久、規格最高的學府。說“最高”,是她與世界一流的文化哲學大師有關。徐州歷史在戰亂和災荒的漩渦中,還真有高潔典雅的篇章。作為豐縣人,更應該研究考察這家書院,查一查她千年的經歷和步履。

千百年來,正是程子書院濃厚的學風,為徐州地區培養了大批人才,其中包括徐州歷史上唯一的狀元李蟠,勤政廉潔的高官李衛等人。程子書院的薪火相傳,更是豐縣人尊儒好學,尚文尚賢優秀品格的有力佐證!

為弘揚地方文化,褒揚教育風氣,豐縣人民政府在李新集重建程子書院(即將竣工),以光大這一文化勝跡,實在是極具遠見的。并將其作為大沙河百里旅游觀光帶上的一處重要景點,既為我豐縣增光添彩,亦為程氏之榮。

三、大程莊及其它

大程莊在豐城東南20里,清末民初時人口已近3000,是全縣有名的大莊子,堅固的寨堡。今屬華山鎮。村中程姓十分之八。明朝天順(1457-1464)年間,伊川(程頤)十九世孫程天佑(貢生)次子程士琦婚配大程莊鄉紳尹俊之女,婚后全家自程老家(人口增多無法居住)遷來大程莊依親定居。而后子孫繁衍,人口竟超過了尹家。子孫向學,耕讀傳家,至清末,共出過貢生3人,太學生4人,邑庠生6人。伊川26世孫程濟川(邑庠生),曾當過幾十年華山會首。清末民初豐縣共有十大會首,各自管轄一片地方。會首的產生,是由地方士紳推薦素有人望者,經縣衙批準。程氏族譜介紹他:“性豪爽,見義勇為,家頗豐,見義輸財而匱。村后地洼,每淫雨,十余村被淹,公清于縣長,開河直通大沙河,水災皆免。”解放后在此河基上開挖沙復調度河,是溝通大沙河復新河的主要水道。時人評價他“公正平易,待人以禮。”在其會首任上,曾參與修建大沙河華山大橋(由徐州首富張大烈捐資)。是當時全縣最大的工程。大橋于1893年建成通車,極大改善了徐州至豐縣的交通狀況。大程莊本來交通閉塞,發動富紳捐資,于村四面各開通衢大道一條,形如轎杠,后人傳說大程莊之所以名人輩出,乃是村莊風水好,形如八抬大轎。生一子作斌(字覲光)考中秀才后,又被保送到南京法政學堂就讀,道德文章享譽全縣。覲光生二子,長乾一,畢業于江蘇省立七師(徐州師范,今徐師大前身),畢業后在縣城終生從教,為豐縣教育界先驅。次子坤一(字厚之,以字名),北大畢業,淞滬抗戰時任上海市郊金山縣長,承擔抗戰支前任務。豐人王敬久率87師血戰第一線,全師官兵傷亡大半,一次就從金山縣及松江地區補充預備役壯丁八千人,仍死戰不退。上海、南京淪陷之后,程厚之因功升任大本營四川省遂寧地區專員。抗戰勝利后,應同學北平市長何思源之邀,任北平市教育局長。后隨傅作義將軍起義,解放后任東北行政區教育局長。他在其大作《辛亥革命時期豐縣社會一瞥》(刊于《江蘇省文史資料選輯》第六輯及《豐縣文史資料》第一期)中寫道:“父親程覲光在南京法政學堂也加入了革命黨(同盟會),縣知事沈貞就是他同學好友,邀請他當了豐縣檢查庭長。他一回來就轟動了鄉里,就拿剪辮子來說,我村和全華山鄉受他的影響,推行得最快……”可以看出,當時在沈貞的支持下,程覲光與張祥登、丁景文、董漢槎、李季、曹子瑞等同盟會員大刀闊斧地移風易俗,推行新政,以求改造社會的雄心壯志。可是這一切并不能擋住張勛的復辟,張勛的辮子兵打過來,沈貞逃走,同盟會員們也死的死,逃的逃。充分暴露了辛亥革命的不徹底性。

程厚之接著又寫道:“我有兩個族兄,一個叫閻王,一個叫大王,請了一個大刀會師兄叫秦標的做教師,編練大刀會團練……”。“閻王”叫程心一,“大王”叫程從一,二人是堂兄弟。程心一號稱豐縣第一大老執,豐縣“南黨”首領李明德在城里出殯,請其做大老執,因李是豐縣首屈一指的富豪,蘇魯豫皖邊界地區頭面人物紛紛前來吊唁,所有乞丐行旅誰來都管飯,流水席一擺十天,程心一指揮若定,十天下來,嗓子不倒,精神倍增,因此名聲大噪。一天晚上去王屯說事(排解糾紛),至晚喝酒至微醺,乘酒興拒絕人送,獨自步行回家,行至大程莊村南柏樹林遭遇“鬼打墻”,圍著墳頭轉圈子,怎么也走不出來。此人素來膽壯,大聲叱喝:“我是閻王,爾等小鬼能奈我何!”聲聞數里,被村人聽到,結伙前來,救其回家,從此有了“閻王”的“雅號”。程從一是城東青幫首領,辛亥革命多依靠幫會,所以其人亦是豐縣“南黨”重要人物之一。逢節按令,青幫(三翻子)徒眾聚眾活動,紛至沓來,轟轟烈烈,如同山寨,同儕朋友笑稱,既然有了“閻王”,您就叫“大王”吧。從一生有四子,三子為箴,北師大畢業,曾在縣城創辦“黎明職業中學”,為豐縣地方建設培養了大批人才,為豐縣教育界先驅。抗戰時任湖南大庸(今張家界)縣長,聯合各派力量,積極投入抗戰,有力地捍衛了重慶大后方。

清末民初,社會解體。北伐的太平軍兩次路過豐縣,其后捻軍更是到處竄擾,地方處于無政府狀態,土匪滋生,成了雁過拔毛的萑苻之區。大些的村莊紛紛筑圩建砦,辦團練自保。大程莊的團練很是有名,寨子也從未被土匪打開過,此前城西孫莊寨、城南胡莊寨,都曾被土匪打開,土匪屠村,殺數百人。黃體潤的家鄉黑樓寨,也幾乎被打開,若非黃及時搬來救兵,就被屠村了。

1900年,魯西南的大刀會自稱“刀槍不入”被外國傳教士斥為妄誕,于是與天主教結下了“梁子”,在劉士端,曹德記等率領下,曹縣、城武、碭山等十余縣同時舉事,燒教堂,殺教民。1902年,碭山大刀會首領龐三杰聯絡魯西南的大刀會,浩浩蕩蕩開到豐縣戴套樓,包圍了天主教堂,揚言血洗教堂,殺盡洋人(傳教士)和漢奸(教民)。豐縣的事情,豈容外人染指,大程莊的團練聯合周邊趙屯、劉樓、王屯等村的團練,對外地大刀會實行了“反包圍”,鳴鼓而攻,龐三杰、牛金聲、彭桂林等這才領教了豐縣人的抱團(團結)與強悍,知難而退,鎩羽而歸,從而避免了一場流血事件。

因為安全,前來大程莊住寨避亂的很多,村中遍布外村人建造的豪宅。而本村人的豪華房屋并不多,程厚之的文章繼續寫道:“我家還是一個有六十多畝土地的鄉紳家庭,爺爺又是華山會首,遇荒年,一家老幼十口人的生活無法維持,只好到城里借高利貸。后來以十畝地的代價償還了這筆活命債……”。村中馮守信家的宅院豪華氣派,一片青的瓦屋樓房院子。馮守信是沛縣馮集人,程從一的外甥。民初曾任豐縣建設科長,抗戰期間任江西某縣縣長。華山郭廟村人王連美的宅院更勝一籌。王曾隨徐州籍軍閥褚玉璞當團長(同時當團長的還有豐南蔣作相),后褚部被北伐軍消滅,遂投靠孫殿英,據說參與了東陵盜墓,發了橫財。不敢在家鄉居住,遂花高價在大程莊內購地建筑了該處豪宅:高大的四合樓院,四角炮樓,院子極大,栽植了數十株南方運來的木瓜樹。該宅解放后被征用為村部、大隊部、倉庫,后收購站、代銷店、衛生室、鋼磨坊、彈棉坊相繼搬入,房子還綽綽有余。王家大院現在尚保存完好,建議旅游部門進行考察,看能否辟為百里大沙河旅游觀光帶上的一處景點。附近的張杏行即傳說中的杏花村,現和大程莊同屬一個行政村。

大程莊有兩個傳統:一是辦團練,保一方平安,二是辦學校。大程莊完小是全縣創辦最早的完小之一。程濟川、程從一先后為校董,聘請了縣內教育界名流、書法家于啟后為校長(后為縣督學),教學質量與城南畢樓的務本小學齊名,縣內不少文化名人都曾在此讀過書,如我國筆石學科的奠基人穆恩之院士、西安交大生物工程研究室主任程敬之院士、華北電力大學副校長程守業教授等,都是其中佼佼者。

說過大程莊,不能不提到渠橋。渠橋在城東8里,也是縣內較大較有名的村莊。村內程姓為主。由伊川二十二世孫程文祥自程老家遷居于此,繁衍成村。文祥曾孫程世則(字化遠,印景唐,后以印名世),清丁卯科舉人,辛未科進士。分發漕標,即補衙守備將軍,誥授武德騎尉。生子程元桂,江北師范畢業。元桂又生五子:樂琴、樂同、樂天、樂炎、樂毅。其中程樂琴縣師畢業從事教育工作,程樂天師從李貞乾先生,豐師畢業后留校任教,為豐縣早期同盟會員洪井曹子瑞先生之婿。程樂炎民國時期任江蘇高郵縣長。程景唐的侄子程元彬(字雅卿),清已丑科舉人,甲午科進士,殿試第三甲,欽典四品藍翎侍衛。武功高強,族譜評價為:“嫻熟武略,作衙皇宮,能騎怒馬,善挽強弓,隨駕御后,執戟朝中,烈烈壯志,颯颯英風。”清室滅亡之后,回豐城購房居住養老。其長女適邱,外孫邱守梅與趙萬友(趙淘)接受了上級組織在豐縣建黨的命令后,住進其家中為掩護,發展黨員,開展黨的活動,建立了豐縣最早的共產黨組織。

渠橋也有辦學興教的優良傳統,渠橋小學也是縣內創辦較早的小學之一,教學質量享譽城東。

結語

學者俞大綱先生說過:“傾聽我們祖先的腳步聲。”相信任何人聽到這句話都會怦然心動。

余退休以來,嘗遍閱家鄉諸姓族譜,粗略觀之,似乎是“千人一面,千部一腔。”然深入研究,細心品讀,尋覓文化載體,探究歷史真相,就會發現,是人文精神、家國情懷鑄就了族譜的性格和特色。若按人口規模,程氏在豐并非大姓。然奉乃祖伊川先生之“非禮勿視、勿聽、勿言、勿動”四箴為圭臬,尊儒興學,孜孜向學,以文明興族,以詩禮傳家,能躋入全縣“四大姓”之列,邑人尊為“東程”,是其原因嗎?

作者:豐縣華山鎮人。曾任縣組織部科長,人社局副局長。中國散文學會會員。電話:13852133158


歡迎您的光臨,您是第     位訪問本站的朋友!
版權所有:徐州史志辦公室 制作維護 徐州億網 蘇ICP備07508860號
友情鏈接:徐州史志辦公室
体彩江苏7位数 宝马娱乐在线电子游游戏 下载app送28彩金 澳洲十分开奖结果 eugi是什么指数 体彩排列五开奖 香港蓝姐三中三高手论坛 qq飞车神气牛牛 波克捕鱼怎么刷弹头 香港开奖一码 mg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