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江苏7位数
網站主頁 史志動態 古今徐州 黨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漢文化 人物春秋 風物覽勝 史海沉鉤 政務公開

欄目導航


人物春秋

政務公開


機構設置 單位簡介
單位領導 政策法規
辦事指南 現行文件】

 

縣區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樓區 云龍區
九里區 賈汪區
泉山區 銅山縣
瞧寧縣 豐縣
沛縣  


中國地方志
江蘇黨史網
江蘇地方志
連云港史志
蘇州地方志
常州黨史辦
鎮江史志
無錫史志網
南京黨史辦
南京地方志
淮安黨史辦
淮安地方志
揚州地方志
 
 人物春秋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人物春秋

民國名醫孫岱松

編輯日期:2017-12-12 9:48:39 來源: 發布者: 閱讀次數: 次

    

 民國名醫孫岱松

巴全東 李晨

    2017年6月20日,徐州市中醫院“孫鳳霞全國名老中醫藥專家傳承工作室建設項目”順利通過江蘇省中醫藥局組織的專家驗收。

    今年76歲的孫鳳霞教授,是江蘇省名中醫,出身中醫世家,曾拜師于“國醫大師”朱良春,“曾祖父孫華麟是光緒御醫,祖父孫岱松是民國名醫,我現在都在用祖輩的處方。”筆者在收集寫作資料的過程中發現,對孫鳳霞教授家世的梳理,其實就是對民國時期徐州中醫發展史的管窺,這其中尤以孫岱松的從醫經歷在今天看來仍觸手可及。

   

徐州知府推薦孫華麟去北京,獲贈“世代仁術”牌匾

   “對于太爺爺孫華麟,我沒有太多的印象,只記得爺爺孫岱松給我說過,太爺爺是光緒時徐州知府推薦到太醫院去的。當時我們家住在文亭街中興巷7號,從門前一個個臺階上去,兩邊有扶手石,院子里有10間房子,有兩塊匾,一塊寫著‘世代仁術’,是太醫院送的,太爺爺從北京回來的時候同行李一起帶回來的;另一塊小一點,寫著‘大醫精誠’四個字,是當時徐州看病的群眾送的。文革的時候‘破四舊’,衛校的紅衛兵跑到我們家把兩塊匾都砸了。我記得兩塊匾都很硬,肯定是好木頭制作的,一點一點地砸碎。”7月21日,在徐州市中醫院“孫鳳霞全國名老中醫藥專家傳承工作室”里,孫鳳霞教授向筆者敘述。

    孫華麟原籍山東泰安,在家傳中醫的基礎上,廣聞博覽,針對當時北方氣候干燥,腸胃病多發的實際,專攻脾胃功能的中醫調養,形成自成一體的醫學風格,創立了孫氏內科流派。功成名就之后的孫華麟在光緒初年帶著家眷來到區域醫療中心徐州,在文亭街中興巷7號掛牌行醫,深受徐州群眾信任。

    《徐州市志》(中華書局1994年3月出版,下同)記載,徐州中醫藥源遠流長,歷代多有名醫行醫于城鄉。徐州中藥資源品種多,早在秦漢時期就已經出產曼陀羅、漆葉、全蟲等藥材。明嘉慶時李時珍曾親到徐州普查中藥材資源。《本草綱目》記載:“麻黃出彭城者佳”,“仙鶴草,生云龍山下”。1984年2月起,徐州市進行中藥資源普查,結果表明,全市共有中藥資源種類610種。徐州優越的地理位置和深厚的中醫藥文化底蘊,讓周邊地區的中醫從業者趨之如騖。《徐州市志》記載,光緒10年(1884年)徐州已有國藥業30多戶。徐州及所轄各縣共有名醫60余人,其中有著作者40余人。

    清朝末年,最著名的病人是光緒,在現有的清宮醫案記錄中,數光緒帝的病案記錄最多。他在位33年,病案記錄有千余條之多,尤其在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的3月到7月,210天的時間,記錄就有260次,給他診治過的御醫有30多人。

    歷史資料記載,4歲進宮的光緒從小就體質羸弱,失于調理,長期遺精,身體素質很差。戊戌變法失敗后,光緒被幽禁,疾病日趨加重。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八月初十日,慈禧用光緒的名義發布上諭,征召天下名醫為光緒診病:“膚躬自四月以來,屢有不適,調治日久,尚無大效。京外如有精通醫理之人,即著內外臣工,切實保薦候旨。其現在外省者,即日馳送來京,勿稍延緩(軍機處《上諭檔》)。”各地督撫和地方官員舉薦名醫視為頭等大事,認真督辦,先后保送一些名醫進入太醫院。

    光緒帝在位時曾屢次征召名醫入宮。孫華麟由于在內科方面的成就,被徐州知府舉薦到北京。清《清實錄》(1908年10月21日)記載:“上疾增劇……諭令各省將軍、督撫,保薦良醫。”可惜的是光緒肝腎陰虛,脾陽不足,氣血虧損,臟腑功能全部失調,“調理多時,全無寸效”,1908年11月14日光緒暴崩,享年38歲,葬于清西陵的崇陵。

    有文字記載的太醫院最早出現在金代,辛亥革命后的1912年2月12日,溥儀遜位出宮,太醫院的歷史使命隨之結束,御醫們散落民間,有的告老還鄉,有的隱于鬧市之中。“太爺爺回來的時候,把被子都帶回來了。在家里繼續開診所,什么內科雜癥都看。開了方子后,病人就去廣濟堂等藥店買藥。現在太爺爺留給我的只有兩張照片了,其中一張是在太醫院和其他御醫的合影。”孫鳳霞教授說。

 

醫者的擔當,受徐州道臺指派到邳縣“點牛痘”

    在孫鳳霞教授的記憶中,爺爺孫岱松“拄著個文明棍,是二院(徐醫附院)中醫科的大夫”,“他民國時名氣就很大,當時家里只開方子,沒有藥,光開方子一天都多些,奶奶劉淑英都跟著抄方子。解放后,爺爺先在第六聯合診所,后來到了二院,從二院退休的。”孫鳳霞說,“解放后公私合營,我們家的房子都交給公家了,成了無產階級。”

    在徐醫附院人事處檔案室,記者查到了孫岱松的檔案。孫岱松在“自傳”里說:“生于1884年2月23日,原籍山東泰安縣,‘祖傳中醫’”,成分是“小資產、中醫”,母親“孫李氏,妻子劉淑英(務農)。”從檔案形成的時間1965年看,孫岱松有意回避了父親孫華麟的御醫經歷,甚至對父親孫華麟沒有點滴記述,只是“祖傳中醫”四個字帶過,這在當時那個特殊的年代有“減少不必要的麻煩”的考慮,可以理解,只是對今人搜尋歷史資料多有不便。

    孫岱松在“自傳”提到,“1893年入學(私塾),1900年學醫種痘(鼻藥療法,藥物制成一定劑型作用于鼻腔),1903年上牛痘學堂,徐州道臺袁大化派我到邳縣去點牛痘,4個月返回徐州,上(跟隨)醫學教員胡愛山,隨學隨行醫。1924年聘入銅山縣貧兒教養院,為院醫生至1927年止,仍回家行醫。”史料記載,胡愛山是二十世紀初徐州名醫,著有《牛痘真傳》一書,胡愛山在自序中以“仲景憫人悲天之懷”說:“痘瘡之癥,人生一大關也,輕者損肌傷肉,旬月即可就痊,重者爛額焦頭,性命因而難保。”

    袁大化(1851年—1935年),生于清咸豐元年,安徽省渦陽縣青疃區大袁莊人。辛亥革命前后,興“新學”成徐州時尚,光緒32年(1906年),徐州道臺袁大化和徐州府臺桂中行創辦了徐州師范學堂。清宣統3年(1911),袁大化被起用為新疆巡撫,張勛復辟時,曾授他“議政大臣”之位。30年代初,“滿洲國”成立,日本關東軍遣人邀請袁大化去長春,袁大化以“一臣不事二主”拒絕。民國24年(1935年),袁大化在天津去世。

  牛痘又叫“天花”,是世界上傳染性最強的疾病之一,種痘就是將牛痘疫苗接種人體,使人體獲得對天花的免疫力。1980年10月,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全世界已消滅天花,“天花在地球上絕跡”,種痘技術也就隨之成為歷史。

    在醫療條件低下的年代,“天花”給徐州人民帶來了無窮的災難。《徐州自然災害史》(氣象出版社,1994年12月第一版)轉引《沛縣簡志》記載:民國九年(1920年)春,天花病在全縣流行。《徐州百年大事記(1880—1988)》記載:“1920年1月,睢寧天花蔓延,死人甚多。”1923年,豐縣境內流行天花病,“死亡率達百分之二十五以上。”“民國時期,對天花的防治未有得力措施。私人種痘,趁時取利。春天種痘,麥收還賬,男孩小麥一斗,女孩三升,故種者不普遍。”《邳縣史志》記載:“民國十三年(1924年),全縣有傳染病患者647人,死亡294人。”

   《徐州市志》說:“民國時期,徐州多次疫痢流行,中醫張香谷、徐蔚亭、孫岱松等均參與救治,他們皆法《醫宗金鑒》為準繩,于20年代為徐州中醫中藥學術的主流傾向之代表。30—40年代,徐州瘟病頗年流行。……據老中醫回憶,民國時期麻疹(麻疹病毒所致的小兒常見的急性呼吸道傳染病)在徐州地區流行甚廣,3—5年一次大流行。患者由于誤診亂治,或因護理不當,常死于悶疹、疹后喘(麻疹合并肺炎)等諸多險惡之癥。”從受道臺袁大化指派到邳縣“點牛痘”,到和其他名中醫一起救治“疫痢”病患,在重大流行性疾病面前,孫岱松表現出了醫者的擔當。

 

見證“廢止中醫案”,參與組織“中醫師公會”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孫岱松主要在位于文亭街中興巷7號的家中行醫。

    中醫是國粹,有著數千年悠久的歷史和輝煌的成就。鴉片戰爭前,中國醫界一直是中醫一枝獨秀。列強入侵后,西學東漸,西醫學落地生根,兩種異質醫學體系并存,沖突在所難免。在日益激化的中西醫論爭中,醫界有相當一部分人對中醫持輕視甚至反對態度,主張用西醫取代中醫,認為中醫已落后于時代,是封建迷信的騙人把戲。當然,對中醫歧視、摧殘最酷的莫過于國民黨政府,中醫幾乎廢棄在他們手里。

   1929年2月23日至26日,南京政府衛生部在汪精衛的授意下召開了第一屆中央衛生委員會會議,通過了余云岫等人提出的“廢止舊醫(中醫)以掃除醫藥衛生之障礙案”,另擬“請明令廢止舊醫學校案”呈教育部,規定了“禁止登報介紹舊醫”、“檢查新聞雜志,禁止非科學醫學宣傳”等6項消滅中醫的具體辦法。這就是近代歷史上著名的“廢止中醫案”。

   余云岫1879年出生于浙江鎮海,帶著報國之志到日本求學。日本明治維新后,漢醫遭到廢止,日本醫學得到發展,這給了余云岫強烈的刺激。1916年,余云岫從日本回國,開始了他雄心勃勃的醫學革命。他認為“不殲《內經》,無以絕其禍根”,“中醫無明確之實驗,無鞏固之證據”,中醫被余云岫說得一無是處,甚至被詬為“殺人的禍首”,“舊醫一日不除,民眾思想一日不變,新醫事業一日不向上,衛生行政一日不能進展”,必欲廢止清除而后快。從日本回國后,余云岫的名氣并不大,后來之所以聲名遠揚,完全歸功于他提出的“廢止中醫案”。按照余云岫的“小九九”,《規定舊醫登記案原則》中,盡管沒有立即禁絕中醫,但通過限制中醫登記,聽任年老中醫老死,不準辦學而使中醫界后繼無人,使中醫自然消亡,這是險惡的釜底抽薪。

    1929年2月26日,上海《新聞報》首先披露“廢止中醫案”。消息傳出,全國為之震動,中醫界在全國掀起聲勢浩大的反廢止風潮。3月17日,全國17個省市、242個團體、281名代表云集上海,召開全國醫藥團體代表大會,“提倡中醫以防文化侵略”,高呼“反對廢除中醫”、“中國醫藥萬歲”口號。大會成立了“全國醫藥團體總聯合會”,組織請愿團向南京政府門請愿,要求立即取消“廢止中醫案”。國民政府沒料到會造成如此軒然大波,當時正值召開國民黨第三次代表大會,國民政府衛生部部長薛篤弼等人接見了請愿代表。南京國民政府不得不聽從民愿,取消“廢止中醫案”。為了紀念抗爭的勝利,3月17日被定為“中國國醫節”。

    作為民國名醫,孫岱松見證“廢止中醫案”事件,并參與組織了“中醫師公會”,促進了徐州中醫的發展。《徐州市志》記載:“民國18年(1929年),國民政府中央衛生委員會作出《廢止中醫以掃除醫學衛生障礙案》的決議,徐州市中醫界公推周惟僧等人去上海參加赴南京請愿團請愿。通過斗爭,徐州中醫得以繼承和發展。行醫由坐堂、掛牌行醫等方式發展到創立診所,還有的創立‘國醫講習所’,傳授中醫理論。徐州解放前夕,全市有中醫120余人,并成立了徐州市中醫師公會,制定《徐州市中醫師公會章程》。當時頗有聲望的中醫有:劉仰文、高行素、周惟僧、方象平、胡方、張香谷、徐蔚亭、孫岱松、胡蓮舫、宋雨軒、潘明達、李海樓、李蘭卿、蘇慶五等。

 

因為名望被推舉為保長,60年代初被評為“先進工作者”

    孫岱松在“自傳”中說:“1936年因那時須用老人,擔任保長,仍在家行醫,日本人時因醫(治)病人多,又不能親自作(做)事,換范學賢,仍在家行醫。”由于行醫積攢的好人脈,孫岱松被推舉為保長。“解放前有房屋十間(文亭街中興巷7號)出當六間,自住三間,走道一間。解放后,在1959年志愿主動地把房屋交給國家管理。1952年加入第六中醫聯合診所,1956年11月14日加入徐州市立二院(徐醫附院),在配伍禁忌上,可處理一般的病。”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謙虛大概是專業技術人員的共性,所以作為當時的名醫,孫岱松也只能說“可處理一般的病”,實際上作為孫氏內科流派的第二代傳人,對腸胃等消化系統疑難雜癥的治療和調理技術是屈指可數的。

    《徐州市志》記載,民國19年(1930年),從事國藥業的店堂已有60多家,大小藥鋪分布市井,當時名氣較大的店堂有:南門大街北段的廣濟堂、南關毓秀街西段的祥順成、英士街口的春發正、彭城路文亭街口的普利濟、博愛街中段的濟善堂、馬市街中段的福聚恒等。1938年,日本軍隊侵占徐州,廣濟堂、五洲大藥房等均被焚燒、搶劫一空,中西藥業、藥店全部關閉,人員四散逃難。1939年后,中西藥業逐漸恢復營業。

    據《徐州市志》描述,解放前徐州人民長期遭受兵、水、旱、蝗、病之災,加之衛生知識貧乏,衛生狀況甚差,徐州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1939年徐州日偽警察局工作紀要對徐州衛生有如下評價:“查徐州地當要沖,人民麋集,五方雜處,自屬繁盛。然一考其衛生工作辦理程度,實不禁令人浩嘆也!一些地方人民風俗簡陋,生活形式簡單,對于衛生上一般應有常識認識淺薄,一以并無專門衛生機構之設置,警察機關對于衛生工作忽略,辦理成績久暫不等,失去工作常態,難期人民養成衛生習尚,由之以上原因,致使徐州全市形成一缺乏衛生之病態城市。”“市面一切衛生,無從尋覓,垃圾山積,污物堆,蚊蠅繁伙,疫痢環生,膛目以視,慘然為涕。”1940年7月28日《蘇北新民報》記載,徐州地區“邳縣洪水為災,水退后該地帶竟又發生天花、赤痢、傷寒等傳染病,流行甚烈,該縣民眾均陷于非常恐慌之苦境中。”

    民國23年(1934年)銅山、豐、沛、邳及睢寧5縣,當年發生傳染病66239例,死亡25452例,病死率高達38.42%。銅山縣(含徐州市)各種傳染病廣泛流行蔓延,發病多的傳染病如霍亂、天花、黑熱病、猩紅熱、傷寒、白喉、回歸熱、肺結核、瘧疾、絲蟲病等,以致瘟疫村、病災區遍布城鄉。1920年、1922年、1932年和1946年霍亂流行,“城鄉死亡枕籍”。“大廟地區前壩子楊莊村50戶人家在霍亂兩次流行時,幾乎家家有病人,戶戶貼白紙,流傳著‘早死有人埋,晚死無人抬’的悲哀話語;三堡區的王山村流傳著一句民謠:‘喝了王山水,不打擺子就腫腿’。這里的三四十戶農民,有90%以上的人患瘧疾和絲蟲病。因而有些年份莊稼熟了無人收割,民不聊生,家破人亡。1946年河南等地大批難民來徐,疾病蔓延(《徐州市志》)。”

     1939年和1942年,汪偽徐州市警察局曾兩次頒布管理飲食餐館的規則,對衛生工作提出數十條具體要求。而對衛生極差的小飯鋪及沿街飲食攤販卻不甚管理。因而每到夏季腸道疾病大量發生,受害者多是勞動群眾。民國時期徐州的居民沒有用上自來水,人們飲用土坑井、石(磚)壁水井及壓把井等井水,水質較差。據水質檢查資料顯示,細菌含量最低2000個/毫升,最高達92000個/毫升,比國家規定標準高20—920倍,井水中的大腸桿菌等禍害百姓。在此時代背景下,孫岱松等民國醫生只能以“醫者仁心”為群眾治病,確實是無暇顧及“保長”所負擔之事。

    受地理、經濟、軍事等因素的影響,上世紀40至50年代是徐州中醫藥發展的鼎盛時期,到1948年,徐州經營中西藥的私營藥店發展到150多家,既有字號高懸的大藥房,也有一二間門面維持生計的小藥鋪,各家自制的成藥多從歷代名醫處方、民間驗方和秘方中選擇成藥配方。1954年,政府對私營藥業進行調整、并店、轉向工作,1956年實行公私合營。1966年底,全市零售門市部轉為全民所有制醫藥商店,結束對私改造。

    1958年,徐醫附院中醫科成立后,孫岱松加入進來。1962年,78歲的“中醫師”孫岱松被評為徐醫附院“先進工作者”,他帶教的學生們給他的評價是:“不私自開藥方,在服務態度方面表現很好。”

 

作者:巴全東,徐州廣播電視傳媒集團首席編輯

                李晨,徐州市中醫院宣傳科科長

通訊地址:徐州市蘇堤南路6號徐州廣播電視新周刊

電話:15380100080,郵箱:[email protected]


歡迎您的光臨,您是第     位訪問本站的朋友!
版權所有:徐州史志辦公室 制作維護 徐州億網 蘇ICP備07508860號
友情鏈接:徐州史志辦公室
体彩江苏7位数 1到21数字游戏 分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篮球比赛直播 时时彩稳赚法 欢乐生肖彩走势图 乐彩网排列三六码遗漏组六分析 足球比分直播 高频彩的技巧与实战 pk10技巧34567定位 传奇赌博有赢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