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江苏7位数
網站主頁 史志動態 古今徐州 黨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漢文化 人物春秋 風物覽勝 史海沉鉤 政務公開

欄目導航


人物春秋

政務公開


機構設置 單位簡介
單位領導 政策法規
辦事指南 現行文件】

 

縣區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樓區 云龍區
九里區 賈汪區
泉山區 銅山縣
瞧寧縣 豐縣
沛縣  


中國地方志
江蘇黨史網
江蘇地方志
連云港史志
蘇州地方志
常州黨史辦
鎮江史志
無錫史志網
南京黨史辦
南京地方志
淮安黨史辦
淮安地方志
揚州地方志
 
 人物春秋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人物春秋

不與日本“合作”開采煤礦的劉鴻生

編輯日期:2016-5-31 10:55:05 來源: 發布者: 閱讀次數: 次

    

 發展實業,接辦賈汪煤礦

  劉鴻生(1888—1956),祖籍浙江定海,出生于上海,中國近代著名愛國實業家,劉鴻生秉持實業救國的理念,以發展工商業作為救國、救民的途徑,先后開辦火柴、水泥、紡織、煤炭等產業。1930年5月,劉鴻生看到已經礦產的賈汪煤礦還有起死回生的希望,于是以上海新資本團的名義出資80萬元大洋,籌建華東煤礦股份有限公司接手賈汪煤礦。此時劉鴻生擔任英商開辦的開灤煤礦售品處經理,為避免英商要挾,組建華東煤礦股份有限公司時自己沒有出馬,請李拔可、曹雨塘、華潤泉、謝培德、徐靜安、江山壽、程韋度等為發起人,由其組成班底,親臨賈汪煤礦管理礦山組織煤礦開采,而劉鴻生遠在上海運籌帷幄。
  劉鴻生接手后,對煤礦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在人事上,任用賢能,采用專家治礦,總經理顧介眉為財會專家,以加強成本核算;董事長章祜為隴海、津浦兩鐵路管理增加了11倍,1937年間煤炭產量在日軍的空襲和轟炸下,煤炭產量有所回落,但是依然保持發展的勢頭,充分顯示了劉鴻生在經營管理工業產業的智慧和能力。
 
阻“日”,換旗保產
  1937年12月13日,南京陷落,徐州危在旦夕,劉鴻生不愿看到巨大投資并已見成果的煤礦付諸東流,更不愿看到日軍占領賈汪煤礦,于是,以“明售暗托”名義,秘密協議請德國商行禮和洋行以債權人的身份接管煤礦。1938年2月6日,德國人卡爾(KELL)進入煤礦,即布置在所屬的賈汪、夏橋和柳泉煤棧懸掛德國國旗,并在地面了鋪上鐵板,上面畫上醒目的德國國旗的符號。但是仍然沒有阻止日本軍隊占領煤礦的企圖。3月30日,日軍飛機飛至賈汪礦區,狂轟濫炸,炸死礦工和平民14人,傷數10人。卡爾認為這次轟炸是日軍飛行員沒有看到標志所至,便安排工人在老礦區南場子鋪上一塊碩大的鐵板,上面畫上一個更加醒目的德國國旗。
  卡爾的這一招居然有了效果,日軍的飛機一來,轉了兩圈便飛走了。有了這次有驚無險的空襲,賈汪的民眾對卡爾刮目相看,把卡爾當作賈汪的護身符,親切地稱之為“老蓋”。
  5月19日,日軍占領徐州。20日,日軍開進柳泉,卡爾身著德國黨衛軍軍服前去交涉,暫時阻止了日軍侵占煤礦的步伐。卡爾還出于人道主義,保護逃往賈汪的難民,建立賈汪自治會,統一逃難難民管理,在卡爾的奔波下,煤礦一時成了安全的孤島。
  10月24日,日軍以調虎離山之計,約卡爾在柳泉見面,日本人齊藤粥州率領日本200名職員趁機以武力占領煤礦,卡爾要使煤礦成為安全區的企圖成了泡影,但卻使日軍侵占煤礦推遲了4個多月。劉鴻生的阻日“換旗保產”對保護煤礦財產和礦工的安全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拒日,不與日軍合作
  1938年10月24日,日軍占領賈汪煤礦后,劉鴻生即令華東煤礦公司宣告停業,管理人員、技術人員撤出煤礦,斷絕與賈汪煤礦的聯系,不與賈汪煤礦有絲毫往來。劉鴻生斷然措施對于占領賈汪煤礦的日軍來說不啻當頭棒喝。日軍占領煤礦倘若沒有華東煤礦公司的參與,沒有管理人員的組織,沒有技術人員的配合,等于盲人瞎馬,煤礦難以開采。正是這樣手拿戰刀的日軍也不得不服軟,向劉鴻生拋出橄欖枝。但是,橄欖枝是帶有火藥味的。
  1939年1月,柳泉炭礦(日軍將賈汪煤礦改為柳泉炭礦)礦井處處長原清(代理礦務)通過總務處長秦建歐為中間人向華東公司代理總經理戴麟書(住在英國租界內)傳達日軍代表的意見:“在戰爭期內,所有中國之各工廠及礦業等,均歸日軍管理,不得依賴第三國人保護,致與日本軍發生不好的感情;日本軍占領之地,分為敵產與民有產,若已查明為敵產,則完全沒收,若證明為民有產,須日華合辦;華東礦產已調查明白,并得很多有關材料,已認為敵產,軍部與特務部已有命令,因華東董事與股東均為黨中重要人員(指國民黨黨員);如果愿意日華合辦,應速派代表來接洽,但必須委任原清為顧問,因伊為軍部所派,可以代為表明為民有產;每月出巨資請第三國人,在此毫無意思,且易引起日本軍不滿,如負債可以代還。”
  從日本人所列出的這些條文中,日本軍隊軟硬兼施,又拉又打,拉是要劉鴻生與其合作,與其合作賈汪煤礦就是民有產,民有產就可以歸還劉鴻生,不但可以保住產權還可以代替劉鴻生償還債務,這對于一個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企業家來說不啻是一個不小的誘惑。反之,賈汪煤礦就成了敵產,就要完全沒收,就要在日本人的控制之下,就成了日軍的囊中之物,經營7年之久的煤礦就要成為泡影。面對日軍的威脅利誘,劉鴻生不屑一顧,不理睬、不接觸、不合作,讓日本人吃了個閉門羹。在這以后,日軍為了緩和與劉鴻生的關系,更為有利地掠奪煤炭資源,提出“購買我方股票”,劉鴻生義無反顧堅決給予回絕,表現出其中國實業家的民族大義和愛國情懷。此后,劉鴻生離開上海徑赴內地,艱難創辦企業,以發展實業支援抗戰,走向了“和國家和民族共患難、共命運的道路”。
(責任編輯:李世明)
 

歡迎您的光臨,您是第     位訪問本站的朋友!
版權所有:徐州史志辦公室 制作維護 徐州億網 蘇ICP備07508860號
友情鏈接:徐州史志辦公室
体彩江苏7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