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江苏7位数
網站主頁 史志動態 古今徐州 黨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漢文化 人物春秋 風物覽勝 史海沉鉤 政務公開

欄目導航


人物春秋

政務公開


機構設置 單位簡介
單位領導 政策法規
辦事指南 現行文件】

 

縣區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樓區 云龍區
九里區 賈汪區
泉山區 銅山縣
瞧寧縣 豐縣
沛縣  


中國地方志
江蘇黨史網
江蘇地方志
連云港史志
蘇州地方志
常州黨史辦
鎮江史志
無錫史志網
南京黨史辦
南京地方志
淮安黨史辦
淮安地方志
揚州地方志
 
 人物春秋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人物春秋

徐州狀元李蟠的兩篇軼文

編輯日期:2015-1-9 11:30:36 來源: 發布者: 閱讀次數: 次

    

  李蟠(1655—1728),字仙李,又字根庵,號萊溪。康熙三十六年(1697),他參加丁丑科殿試得中一甲頭名,即中狀元,授修撰,入國史館纂修《一統志》。為接待暹羅使節,賜一品服,充館伴。

  其詩集《偶然集》早已遺失不傳,其詩文作品散佚難覓。權啟慶先生殫六年之精力,1994年憑借銅山縣政協文史委之力刊成《李蟠詩文集注》,可惜徐州博物館所藏《根庵文集》(上下冊)中的絕大多數文章都未能輯入。豐縣季朗友先生又新發現了李蟠為《崔氏族譜》所作序和學術專著《李狀元詩經文·詩經意》等重要資料。現在我們又在康熙六十年(1721)徐州太守姜焯在任上刊刻的二修《姜氏族譜》中見到了李蟠的兩篇軼文:即姜焯于刊印族譜前一年約請李蟠所撰《昌邑姜氏族譜序》和《贈公姜匯珍先生傳》。經檢核,這兩篇文章均為《根庵文集》均所未收。
  姜焯是當時權傾一時的蘇州織造李煦的堂弟、其五叔姜士楧的長子。李煦的父親姜士楨行二,崇禎十五年(1642)“壬午兵燹”,中,其父姜演和其他三兄弟都被殺,只有姜士楨被清兵俘獲,攜至關外,過繼給正白旗佐領李西泉為子,遂改姓李氏。姜焯來徐州赴任前后,頗得李煦的多方打點關照,故在徐州任職十余年,直到雍正二年(甲辰,1724)才離任。李蟠與姜焯關系極為密切。如果《根庵文集》成書于康熙六十年之后,肯定不會失收這樣兩篇特別重要的文章。而《根庵文集》下冊第一篇就是《昌邑陶氏族譜序》,李蟠與山東昌邑發生聯系,應是姜焯康熙五十一年(壬辰,1712)到徐州知府任以后的事情。據此推測,《根庵文集》的刊刻只能在康熙五十九年之前的七、八年間。
  徐州博物館藏《根庵文集》乃張伯英后人張愷慈先生捐獻之物,封面內頁上有張嘯霞題記云:“仙李文集板已毀,印本僅見此刻,為余家世傳之書。嘯霞珍藏。” 末鈐“張嘯霞”篆字紅印。據此可知這應是李蟠贈送張家先輩的家刻本。經遍查各種公私書目,不見著錄。因此這極有可能已是海內孤本。
     為了豐富鄉邦文獻,給李蟠研究者提供一點資料,故將李蟠的這兩篇軼作隨文略加箋注,公諸同好:
昌邑姜氏族譜序
李蟠
  家之有乘(春秋時晉國之史名“乘”,此指家譜),猶國之有史也。以別尊卑,則爵者(有官爵者)必書;以辨親疏,則支系必書;以稽(考查)勛而考德,則大功必書,隱行(人所罕知的善行)必書;以分派而合族,則里居(居住地)必書,遷徙必書;以備文獻而資參考,則傳記碑銘、古文雜著無不牽連而并書。乃世之人恒闕焉(常缺漏這些內容)弗講。時愈遠,派愈多,而人愈眾。時愈遠,有子孫不識高、曾(祖)之為何人者矣;派愈多,有老死不相往來而視為行路者矣;人愈眾,有分門別戶而相為吳越(世仇關系)者矣。孝弟之道不聞,婾薄(輕薄,不厚道)之習日甚,人心風俗之不古,皆譜牒散遺之故也。
  歲庚子(康熙五十九年,1720),吾郡太守姜公出其族譜問序(求作序)于余,余受而讀之。姜氏自營丘(西周姜太公封地)受封以來,公族繁庶,散居四方,代多聞人(名人)。至宋中葉,東齊寧海一支有喜公者,避亡金之亂,自寧海之彤嶺遷昌邑,數傳而后,子孫盛于都昌,又數傳至文慶公,子孫彌盛,前譜記載詳矣。乃遭明季兵燹(xian,戰火)之厄,殘缺過半,大中承公與司馬公訪諸故老,考之遺編,手自訂定,復輯成帙。
  丁丑(康熙三十六年,1697)春,少司農公、太守公授之梓(刻板印行)以垂永久。迄今又二十余年,門第日高,而生齒(人口)愈盛,復有事于重修,承先志也,廣孝思也,吾竊有以窺吾姜公之意矣。古三十年為一世,今未及三十年而重修其譜。繼自今由一世、再世,以傳之世世。大宗小宗,秩秩(世代秩序井然)而不紊;左昭右穆(宗廟中始祖以下列祖依一左一右的順序排列,左列為“昭”,右列為“穆”,故祖孫同昭穆),森森而并列。數十世之祖若(和,與)宗展卷而如存,數十世之子若孫同堂而共饗。睹斯(則,乃)愛,愛斯慕,見斯敬,敬斯惕,婾薄之風潛消,孝悌之心自固。一家而一鄉化之,一鄉而天下化之,三代六行(夏商周時代的六種善行,《周禮·地官·大司徒》指孝、友、睦、姻、任、恤。任,指責任。西漢賈誼《新書·六術》指仁、義、禮、智、信,再加上樂興)之遺復見于今,其有裨(補益)于盛世之教化者非淺鮮也,豈徒一姓之家乘云爾哉!是(以此)為序。
  時康熙庚子年仲冬長至日,賜狀元及第、翰林院修撰、纂修《一統志》、己卯順天鄉試正主考、治家年弟李蟠頓首拜撰。
《贈公姜匯珍先生傳》
李蟠
  先生太公之苗裔(后代)也,世居東齊渤海間。有宋中葉,始祖喜公乃自寧海遷昌邑,數傳至元文慶公,子孫遂盛于昌。文慶公十傳為演公,演公丈夫子五(五個兒子),先生其少子也。先生生于明崇禎己巳年(崇禎二年,1629)八月三日,幼時頗著穎異(異常聰明),動止不凡。甫(未)成童,遭壬午(崇禎十五年,1642)兵變,諸伯仲死者、行者無一存。先生以孑遺(遭兵災變故遺留下來的少數人)事母徐,曲盡子道,有古純孝風。方(當)壬午之難,其仲兄毅可中丞(二哥李士楨字毅可,曾任江西、廣東巡撫。明清時代巡撫多由副都御史或僉都御史出任,而副都御史職位相當于漢代的御史中丞,故稱巡撫為中丞)實隨大軍(清兵)往,越年余,從龍(跟隨清帝)還中原,邀(遇到)選拔,歷爵至貴顯,先生赫然貴介(尊貴。介,大)弟也。昌邑故俗,里人(同鄉里之人)有朝拜官而子弟夕橫于鄉者,其父兄雖已死,橫猶不知悛(悔改)。先生則獨秉(堅守)謙退,不席(借)勢以凌人片言,跬步未達長吏庭。鄉黨之貧者、賤者、急難者,廣為賙恤,老者尤所愛敬,車輪馬足不及國門(都城之門)。常曰:“鄉黨(鄉親。周制,一萬二千五百家為鄉,五百家為黨),吾父兄宗族地也,古之人有過里門必趨,見長老必拜者,奈何(如何)今人弗效(不效法)也?”堅斯志(堅守此志),雖老而既衰,亦止策蹇(驢子)于都昌道上,國門內仍徒步焉。生平喜以善化鄉人,有惡則勸使改,鄉人亦多悅從(樂意聽從)。按:當年有某嘗為穿窬(挖掘墻洞盜竊)行,數病(多次侵害)鄉人,顧(卻)不知誰何。先生跡(追蹤)得之,哀其非獲已者,諭以義,贈以金,且令反(返還)所竊物于故主,旦(早晨)則果置門外。其人卒(終于)改行,先生終身不言其姓名,雖家人亦弗告。又喜施藥濟眾,鄉人多所全活。如文昌閣羽士王某,疽發背瀕(瀕臨)死,先生詣(造訪)閣(指道觀)聞知,藥之不數日愈。羽士起,設位為祝拜,諸門鄉人聞,皆曰:“是(此人)真姜通判孫!”姜通判,先生五世祖(實為姜氏六世祖,但自士楧上溯至姜鏜,恰為五世),為鳳陽別駕(明弘治十一年<1498>任鳳陽通判,即州郡佐官),諱鏜。蓋當年嘗施藥活鄉人,鼎革(明清易代)后,鄉人猶及見其位(靈位畫像),乃若(貌似)祖父尸祝(古時祭祖,以死者之孫輩代替接受祭祀,稱為“尸祝”)者,故云。然其厚(厚待)鄉人大率類此。他(其他)如修家乘以承前人,延明師以啟后嗣,解(解救)本宗之顛沛,成(助成)戚屬之功名,信以交友,寬以御下,此又其內外無間(嫌隙)言者矣。先生諱士楧,字匯珍,邑庠生,入太學,授州司馬(曾考授州同知,掌海防、捕盜等)。康熙壬申(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十月廿二日卒于鄉。子四人,長公貴,敕贈文林郎,誥贈奉直大夫,皆如其官。長公名焯,吾郡太守,最賢,每述先生德,蟠因為之傳。
  贊曰:昔漢景時,萬石君石先生奮(石奮與四個兒子都做到年薪二千石的高官,故景帝號為“萬石君”)居鄉有道,當世則之。其子建、慶諸賢守其教弗失,一時齊魯儒者皆自以為不及。匯珍先生其后世之萬石君乎?源深流遠,誕生偉人(指姜焯),守我徐方,福星載路,歌孔邇而誦誰嗣(典出《孟子·離婁上》:“子曰:‘道在邇而求諸遠,事在易而求諸難。人人親其親,長其長,則天下平。’”意思是說,孔子之道離我們很近,做起來也不難,不必舍近求遠,舍易求難。只要孝敬父母,敬愛兄長,就可以天下太平了),斯真得乎鯉庭之學(典出自《論語·季氏》:孔子獨立于庭院,其子孔鯉經過,孔子就教導他要學《詩》、學《禮》)者。甚矣,先生之遺風可挹(揖,敬)也!甚矣,先生之家訓亦可思也!(責任編輯:李世明)

歡迎您的光臨,您是第     位訪問本站的朋友!
版權所有:徐州史志辦公室 制作維護 徐州億網 蘇ICP備07508860號
友情鏈接:徐州史志辦公室
体彩江苏7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