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江苏7位数
網站主頁 史志動態 古今徐州 黨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漢文化 人物春秋 風物覽勝 史海沉鉤 政務公開

欄目導航


人物春秋

政務公開


機構設置 單位簡介
單位領導 政策法規
辦事指南 現行文件】

 

縣區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樓區 云龍區
九里區 賈汪區
泉山區 銅山縣
瞧寧縣 豐縣
沛縣  


中國地方志
江蘇黨史網
江蘇地方志
連云港史志
蘇州地方志
常州黨史辦
鎮江史志
無錫史志網
南京黨史辦
南京地方志
淮安黨史辦
淮安地方志
揚州地方志
 
 人物春秋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人物春秋

中國歷史上貢獻最大的和親公主

編輯日期:2014-10-23 9:54:00 來源: 發布者: 閱讀次數: 次

    

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爾多哈進行的第38屆世界遺產大會宣布,中哈吉三國聯合申報的絲綢之路“長安-天山廊道路網”成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成為首例跨國合作、成功申遺的項目而成為世界文化遺產。后人皆知陸路絲綢之路是公元前139年張騫出使西域時開通,然真正開拓者為西漢彭城(徐州)和親公主解憂。
  據西漢班固《漢書》:“公主死,漢復以楚王戊之孫解憂為公主,妻岑陬。”文中所記載的解憂,是第三代彭城(徐州)楚王劉戊的孫女。她奉命出嫁到烏孫國,肩負著和親重任。她一生經歷漢武帝,漢昭帝,漢宣帝三朝;曾嫁予三任丈夫,皆為烏孫王。解憂公主在烏孫生活了半個世紀,她一直活躍在西域的政治舞臺上,積極配合漢朝,遏制匈奴,為加強、鞏固漢室與烏孫的關系作出了極大的貢獻。
爺爺獲罪,家族破落
     解憂公主的先祖是漢高祖劉邦的同你異母弟弟劉交,因其幫助劉邦打天下中立下顯赫功勞,被封為第一代楚王,都彭城(徐州)。楚元王劉交博學多才,兢兢業業,長期恭謹為官,國民安享富足安康。劉交死后,太子劉僻非早死,次子劉郢客承繼了楚王王位。因望子成龍,期望子孫能夠使漢朝的基業發揚光大,劉郢客聘請了天下堪稱泰斗的名師,輔導兒子劉戊,可嘆劉戊不學無術,犯下了私奸罪,被漢景帝削去了東海、下邳兩個郡。劉戊因而心懷不滿,參與吳王領導的“七國之亂”。最后兵敗如山倒,只有自殺了斷,從劉戊死后,他的家族從此敗落。其兒子劉義被收養在楚王府中,直到他年過而立之年,第六代楚王劉莊才從魯國找了一個儒家學者的女兒曾氏與他完婚。公元前120年,解憂出生了,希望能給卑賤的小戶人家帶來生活的希望之光。
繼任和親,維護穩定
  《漢書·西域傳》中這樣寫道:“烏孫國,大昆彌治赤谷城,去長安八千九百里。戶十二萬,口六十三萬,勝兵十八萬八千八百人。地莽平。多雨,寒。山多松。不田作種樹,隨畜逐水草,與匈奴同俗。國多馬,富人至四五千匹。民剛惡,貪狼無信,多寇盜,最為強國。”——這是天山腳下一個強悍的游牧民族,位于絲綢之路的要沖,在漢與匈奴的較量中,烏孫國承受著來自雙方的壓力和拉攏,始終搖擺不定。
  張騫二度出使西域來到烏孫,帶來了漢武帝遣公主下嫁,與烏孫結為兄弟之邦的愿望,于是元封六年(前105年),江都王劉建的女兒劉細君被封為公主,下嫁烏孫國王昆莫。細君公主性格柔弱憂郁,來到烏孫后水土不服,語言不通,天山腳下寒冷空曠的環境,游牧民族肉食酪漿的習俗難以適應,細君公主再嫁岑陬,并為他生下了一個女兒少夫。大概是產后失調,再加心情苦悶不堪,贏弱幽怨的劉細君終于在下嫁烏孫后的第五年與世長辭,終生未能再回中原故里。
  細君公主死后,岑陬再向漢家求親,漢武帝決定再以公主下嫁,這一次,重任落到了已長大成人的楚王孫女劉解憂身上。雖然同樣出身高貴,但劉解憂截然不同于劉細君,這是個性格開朗,聰慧樂觀,身體健康的姑娘,一顆女兒心中有著不輸須眉的勇敢和剛強。對于漢武帝的和親政策,解憂有著充分的理解,既為漢室子孫,理當為國分憂,邊境仍有狼煙,強敵雖遠必誅,“正是男兒馳騁時,羨煞紅顏”。所以劉細君的遭遇沒有嚇倒解憂,漢武帝一封詔書,劉解憂慷慨赴西。
  漢太初年間(公元前101年),漢武帝封劉解憂為公主,下嫁烏孫國王岑陬。年輕的公主告別了長安,告別了親友,像她所崇拜的那些威鎮四海的大將軍們出征那樣,踏上了她自己的征程--和親之路。山高水遠路慢慢,等待她的“戰場”將是茫茫草原戈壁,凜凜冰雪寒風,還有西域諸國那錯綜復雜,勾心斗角的歷史舞臺。
  解憂公主到達烏孫,依舊被封為右夫人,與左夫人匈奴公主同事岑陬。解憂心里清楚,誰更得寵影響著烏孫與漢和匈奴哪邊的關系更親近,兩個女人爭的不僅僅是一個男人,更是一個國王,一個王國。然而在開始的較量中,漢家的公主還是落了下風,幾年下來一無所獲,而匈奴公主卻生了一個兒子,取名泥靡,成為王位繼承人。
  眼見烏孫日益親匈奴而遠漢。正當此時,轉機出現了,國王岑陬病危了。岑陬自知將死,見兒子泥靡年紀實在太小,就立下遺囑,讓自己的堂弟翁歸靡繼承王位,等到泥靡長大后,再將王位歸還給他。岑陬不久去世,翁歸靡繼承了王位,這位國王身寬體胖,號為肥王。肥王從舊俗,依舊娶了匈奴公主和解憂公主為左右夫人。解憂公主再嫁后終于站穩了腳跟,與肥王共生了三個王子:元貴靡,萬年,大樂以及兩位公主:弟史和素光,成了名副其實的烏孫國母。此后的數十年間,翁歸靡對待解憂公主關懷備至,言聽計從,烏孫與漢之間書信,人員往來不斷,相親相近,同進同退,與匈奴則日益疏遠。在這期間,漢朝的西北邊疆安然無事,與西域各國的交往日益頻繁密切,絲綢之路繁榮一時,漢朝的威儀和影響進一步遠播天山南北,西域諸國都爭相與漢交好。解憂的長子元貴靡被立為烏孫王儲;西域小國莎車在國王去世無人即位的情況下,決定迎接解憂的次子萬年為國王,看重的就是萬年一半的漢家血統;龜茲國王降賓幾經努力求得解憂長女弟史為妻,深以作了漢家的外孫女婿為榮。和親政策終于在解憂的努力下達到了預期的效果。
興國安邦,力挽狂瀾
  解憂到烏孫國后,積極參與政事,致力于興國安邦的事業。她經常不辭辛勞的到各個部落中視察民情、訪貧問苦;每逢國中發生了山洪、寒流、地震等自然災害,她都毅然奔赴前線,與各族牧民并肩戰斗抗洪救災;大力發展植樹造林和發展農業的活動;她還積極支持賢臣的建議,說服烏孫王和烏孫長老們,開通了烏孫通往大宛、康居和塔里木城邦諸國的通商口岸。在她改嫁翁歸靡以后,烏孫的經濟發展很快,官辦的商業和民間的自然經濟都得到長足的發展,那真是財源滾滾,擋都擋不住,烏孫和四鄰國家的和睦關系勝過以前。天山南北都留下了她友好往來的蹤跡,各國民眾翹起大拇指贊頌她:漢家公主的美貌賽過天鵝,愛民如子的美德天下傳頌。
  漢昭帝末年(公元前74),由于漢昭帝年輕多病,漢朝的國力也不能和漢武帝時期同日而語,匈奴又開始張狂起來。先后吞并烏孫東部惡師(今新疆烏蘇市一帶)、車延(今新疆沙灣縣一帶)等大片烏孫國土,大肆擄掠民眾和畜產;并且派出特使到烏孫國,威逼烏孫王背叛漢朝,交出解憂公主方能罷兵。當時前方的戰事已經十分吃緊,面臨亡國的威脅,王廷內部的親匈奴派也大肆活動,主張趕快把解憂公主交出去,烏孫王一時也左右為難。
  誰能力挽狂瀾呢?解憂公主臨危不懼,憑著堅定的信念和政治膽識,說服了翁歸靡,首先由解憂公主上書,奏明烏孫國的危難情勢,向漢朝請求支援。從漢昭帝病危到駕崩,救援烏孫的奏議拖了又拖,在這內憂外患的三四年中,解憂公主費盡心力,團結烏孫貴族,調動一切積極力量,給戰馬加料催膘,擴軍備戰,奮力抗擊匈奴的侵略的顛覆,使匈奴大軍始終不能進入伊犁河谷,從而穩定了民心。就是在最危難的歲月里,解憂公主也是天塌地裂心不驚,胸懷全局志更堅。漢宣帝即位后,解憂公主又和烏孫王翁歸靡聯名上書漢廷,力陳烏漢聯手,兩面夾擊匈奴的卻敵之策,烏孫王還保證出動烏孫國最精銳的五萬騎兵參加東西合擊。可是這封上書也很久都沒有得到漢廷的答復,一時間烏孫內部投降派意見甚囂塵上。一直到漢宣帝即位兩年后,漢宣帝在百事待興、日理萬機之下毅然決定出兵支援烏孫,于是漢朝的五位將軍率領十五萬大軍從長安出發,又派出解憂公主的故友常惠校尉為特使監軍,到烏孫指導、監督出戰,聯合反擊匈奴。這一場著名的戰事中,烏孫國的精兵更是驍勇無比,烏孫王翁歸靡親自披掛出征打頭陣,常惠將軍手持漢朝符節隨軍而行,出謀劃策;烏孫的兵馬千里奔襲,在漢朝大軍遠未到來之前,抓住戰機,出奇制勝的直搗匈奴右谷蠡王的王廷老巢蒲類海(今新疆巴里坤草原一帶);此戰匈奴軍敗的很慘。不但多數匈奴名王被生擒,連壺衍鞮單于的叔叔、嫂嫂、女兒等親眷都成了烏孫兵的俘虜,共計三萬九千的匈奴將士當了俘虜,烏孫國繳獲的戰利品大小畜產七十多萬頭。此后三年,烏孫和北方的丁零、東方的烏桓,三面夾攻,連連出征,匈奴被打的暈頭轉向,顧此失彼,損失慘重,大傷元氣,昔日威震八方、稱雄百年的匈奴一蹶不振,雄風不存。自此,解憂公主的威望高漲無比,漢朝和匈奴的對侍局面也由此乾坤倒轉。漢朝是中興之時,匈奴則是日薄西山。
刺殺泥靡,兒子當政
  匈奴的大敗使得解憂公主在烏孫國的威望空前的高漲。翁歸靡更是上書漢朝,請求為自己的長子元貴靡再迎娶一位漢家的公主。漢宣帝隨即封解憂公主的侄女劉相夫為公主,讓她在長安上林苑居住,學習烏孫語言習俗,為成為未來新的烏孫國母做準備。然而就在漢朝送公主下嫁的浩浩蕩蕩的隊伍行至敦煌還未出塞的時候,烏孫國傳來噩耗,肥王翁歸靡病逝。
  隨即到來的王權之爭中,解憂公主又要為自己的祖國而戰了。翁歸靡在世時,立解憂生的長子元貴靡為王儲,又即將娶漢家的公主為妻,如果娶到了,一切也就順理成章了,可就差那么一點點。而按照上代國王岑陬的遺愿,王國是屬于匈奴公主所生的王子泥靡的,翁歸靡只是代管,將來還是要交還給泥靡的,翁歸靡已死,這位默默無聞了幾十年的王子終于不甘寂寞了。
  為了遵從烏孫習俗,更為了維護漢在烏孫的勢力,解憂公主毅然做出決定,再嫁狂王泥靡。泥靡性格非常殘暴兇狠,統治烏孫倒行逆施,搞的全國上下怨聲載道。雖然公主為狂王生了一個兒子鴟靡,情況也沒有絲毫的改善,時常劍拔弩張。生死存亡,怎么辦?
  經過縝密分析,解憂認為狂王的倒行逆施,眾叛親離已經達到相當的程度,采取行動除掉他的時機已經成熟。利用匈奴公主與翁歸靡所生的兒子烏就屠對狂王的不滿,聯合出使烏孫的漢朝使者,為狂王擺下了“鴻門宴”。席間派人拔劍刺殺狂王,可惜劍刺偏了,狂王負傷騎馬逃走。至此雙方終于兵戎相見,風云突變。狂王迅速帶兵將解憂公主和漢朝使臣包圍在烏孫都城赤谷城,漢朝西域都護府發兵解圍,將參與刺殺的使臣押回長安斬首,再派使臣張翁前往審理此案,安撫狂王, 以求和解。可是未能如愿。
  趁著這個不可開交的時候,匈奴公主所生的烏就屠逃到北山,揚言母家匈奴將派兵平亂,于是烏孫國中親匈奴派的勢力全部歸附,欲奪取全國,與屯結于邊境的漢朝西域都護府大軍緊張對峙,戰爭一觸即發,漢與烏孫多年來的“兄弟之邦”之盟眼看要毀于一旦。就在這千鈞一發的緊要關頭,為了民族大義,與解憂公主當年一同去烏孫國的宮女馮嫽挺身而出,冒著生命危險親自前往勸說烏就屠。馮嫽利用自己卓越的見識,出色的口才,以及多年來對西域諸國形勢的了解,對烏就屠曉之以理,剖析利害,并以漢朝強大的軍事力量為后盾對烏就屠施加壓力,終于勸說成功。最后烏就屠表示,只要漢朝給他一個名分,愿意安于“小號”。
  漢甘露元年(公元前53年),烏孫國一分為二,立解憂公主長子元貴靡為烏孫大昆彌(昆彌即國王),統六萬戶,立烏就屠為小昆彌,統四萬戶。兩年之后,解憂公主的長子元貴靡和幼子鴟靡相繼病故。公主的孫子星靡即位為大昆彌,頗為軟弱,烏孫國內的勢力大多歸附了烏就屠,解憂覺得自己在烏孫的意義已經不大了。
  解憂公主上書漢宣帝,表示“年老土思,愿得歸骸骨,葬漢地。”情詞哀切,天子為之動容,派人接回了解憂。漢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年逾七十的解憂公主攜三個孫子終于回到了闊別了整半個世紀的長安城。紅顏離家,皓首歸來,長安繁華依舊,女兒青春不再,不獨公主自己,連漢宣帝都感慨萬千,以極高的規格接待和安置了這位大漢的功臣。解憂在長安安享了兩年的晚年時光后去世,烏孫帶回來的孫子們為她守靈。
  解憂公主和親,鞏固了西漢王朝的安危的同時,又開拓了絲綢之路。在增進西域諸國世代與漢友好的基礎上,又促進了漢朝與西域各國的經濟交往。尤其是是她的女兒弟史公主,自幼能歌善舞,曾被送回長安樂府學習,留學回國后嫁給龜茲國王。在弟史的大力倡導下,第一次將中原與西域樂舞結合起來,使龜茲成為著名的歌舞之鄉。到了唐代,龜茲樂舞又一次傳入中原,成為宮廷樂舞并傳到日韓和東南亞。今天,伊犁的哈薩克族老鄉仍親切地稱徐州人為“舅舅家的人”,骨肉親情穿越時空,溢于言表!
(責任編輯:李世明)


歡迎您的光臨,您是第     位訪問本站的朋友!
版權所有:徐州史志辦公室 制作維護 徐州億網 蘇ICP備07508860號
友情鏈接:徐州史志辦公室
体彩江苏7位数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坑人 四人麻将免费打 卖什么稳赚不赔 购彩计划 十一运夺金稳赚 打麻将十句必胜口诀 时时彩看组三方法 手机炸金花赢钱的软件 分分彩计划软件哪里有 北京pk10高手技术分享